贵妃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贵妃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俄天然气合作加速度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7:13:25 阅读: 来源:贵妃榻厂家

中俄天然气合作“加速度”

11月9日,中俄两国签订了第二轮天然气供应框架协议,这是继5月份签署价值高达4000亿美元的天然气大单后,两国在能源合作方面的又一大动作。

据了解,这条连接西伯利亚西部以及中国的西线管道长达2600公里,花费140亿美元。根据磋商中的新协议,俄罗斯将通过阿尔泰输气管道向中国每年供应300亿立方米西西伯利亚天然气,为期30年。

中俄天然气“牵手”合作又引来了一片喧嚣,市场在对中国这么大的需求惊讶的同时又打起了价格的小算盘——俄罗斯是否会给中国打个折扣?

“锦上添花”与“雪中送炭”

据了解,此次协议所涉及的管线连接西伯利亚西部以及中国的西线经过中国广袤的西部,远离发达的东部沿海。

“相比中俄东线,西伯利亚东部距离中国东部沿海当然占有优势,从这个角度看,中国对西线的热情可能低于东线。不过,整体来看,中国能源安全的四大战略通道中本来就有西北油气,中俄西线可视为西北油气通道的一部分,也就是进口多元化的一环。所以,也不能说中国对中俄西线不热情。”国际能源问题研究学者、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翟永平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

他说,如果说有一定顾虑,还是对国内市场需求的考虑,具体来说是消费者承受能力的顾虑,这就更需要一定时间来“讨价还价”。

迈哲华咨询有限公司咨询总监曹寅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本来我国西部地区就已经有土库曼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作为气源国了,而中国与俄罗斯合作,主要是因为中国现在仍然处于缺气的状态,而且中国的能源安全战略要求来源多元化,增加与俄罗斯的合作能够给中国多一个选择,这是我们国家从经济角度和安全角度做出的考虑。

他说,现在西气东输的管道基础设施都已经成熟,三线也在建,四线也在规划,中俄西线天然气引进来的话,可以利用现有的基础设施,为中部地区提供更多的供应。

有趣的是,俄罗斯在寻求与中国的合作方面的态度则很积极。

“我认为,在目前国际政治环境下,俄罗斯的确把中国视为政治上和战略上的好伙伴,但是涉及到油气资源的市场,俄罗斯很大程度上是在商言商。从长远来看中国更是一个‘好客户’。传统欧洲客户对俄罗斯固然重要,但偏偏不是政治上的好伙伴,也未必是可靠的好客户。以德国为例,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排挤了天然气的市场份额。”翟永平对记者表示。

确实,阿尔泰输气管道完成后,中国将成为俄罗斯天然气的最大客户,这不仅确保了中国清洁能源的供应,并为俄罗斯开辟了一个新的能源市场。

“对于中国,西线是锦上添花,对于俄罗斯,就是雪中送炭。而俄罗斯现在已经面临恐慌性下跌,资金大量流出,急需外汇进入。”曹寅表示。

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ALEXANDER NOVAK)称,“目前,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和中石油集团仍在进行谈判,两国领导人刚刚达成一致,明年上半年签署协议。”GAZPROM执行长米勒表示,“西线成为双方天然气合作的首要任务。双方同意将尽快达成协议,时间已经确定,在2015年年底前。”

价格谈判仍会“冷”

记者注意到,中俄双方的协议并没有包含具体价格,但是不得不承认价格往往是双方博弈的关键。

据了解,西线管道每年将供气300亿立方米。加上东线管道每年38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供气量,中国将取代德国成为俄罗斯最大的天然气客户。

有专家认为,中俄之间的天然气管道协议加剧了液化天然气市场的竞争,对液化天然气价格形成下行压力。

Alfa Bank能源分析师Alexander Kornilov也表示,要就西线达成一致,俄罗斯必须提供非常有竞争力的天然气价格。西线对于中国不那么有吸引力,GAZPROM会需要提供大幅折扣来获得合同。

那么,西线方面俄罗斯在价格方面是否会给中国提供大幅的折扣?

“俄罗斯在商言商,我们也应该一样。由于西线距离问题,如果俄罗斯价格没有竞争力的话,那么我们的市场需求隐忧就会很大。考虑到国际原油(74.30, 0.09, 0.12%)价格的跌势、卢布的贬值,谈判双方难以把握这些因素的走向,价格的谈判恐怕还要持续一段。”翟永平对记者表示。

“我觉得不太可能打折扣,因为中国没有占便宜的习惯,俄罗斯也没有让利的习惯。”曹寅表示。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在天然气价格不断下跌的当下,如果价格过高,中石油等企业又将在此业务上面临更大的亏损。数据显示,仅今年上半年中石油进口气亏损就已经超过200亿元。

因此,有观点认为在世界经济复苏放缓、欧美对俄制裁的当下,中国市场显然能够发挥巨大作用。

翟永平说:“中国即将成为俄气最大客户,在价格上当然应该更‘霸气’一点,然而,不可能偏离相应区域的市场价太远。相比在谈判桌上讨价还价争来的一点折扣,恐怕难以维系现有的国内天然气价格体系。真正在天然气价格方面有所作为,恐怕更重要的是在国内层面的能源价格体制的革命,不仅是改革天然气价格,还涉及电价、可再生能源补贴,以及碳税。”

而对于这一观点曹寅也表示了赞同。

“中石油进口气出现亏损的主要原因为目前是价格倒挂,进口价格贵,但是国内售价低,基本是一立方亏一元,而且持续的时间已经很久了。”曹寅对记者表示。

他说,国内天然气有几大用途:发电、天然气化工和民用。东部沿海的液化天然气发电主要是靠LNG,和管道气没什么关系;其次天然气化工有很大一部分是用来生产肥料的,属于农资,而农资是国家价格保护的;另外居民用气涉及CPI,也不好涨价,所以国内管道气会实行价格管制,不过好消息是现在天然气价格正在改革。

中国天然气仍处于“空缺”

其实,据记者观察,中国除了与俄罗斯相继签订天然气合作大单以及协议,在能源进口方面也有其他的来源。

例如,根据扩大该管道的协议,到2020年,中国将从土库曼斯坦进口6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在亚洲能源市场上,土库曼斯坦已经成为俄罗斯的主要竞争对手。

而且,据不完全统计,整个9月,我国从卡塔尔、澳大利亚、文莱等7国共运来17船超过100万吨的液化天然气,分别运至深圳、上海、南京、大连等城市的接收站,仅中国海油就达13船共计70多万吨。

如此之大的需求以及进口量,令市场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未来中国的天然气在能源格局中的角色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其实很明显,未来比煤炭更干净的天然气消费将要增加。天然气主要会用来替代燃煤发电,地区供暖和工业用煤。中国需要天然气,否则北方就要被雾霾毁了,要知道雾霾是直接摧毁生产力的灾难。而中国的资源禀赋就是缺油少气,煤制气不环保、不经济,而页岩气又没进展,只能靠进口,不管是管道,还是液化天然气,中国都需要。”曹寅对记者表示。

而翟永平则给出了记者另外一种解释,他说,天然气在中国能源格局中的角色并不清晰,甚至尴尬。即便在现有“倒挂”的价格体系下,天然气在国内都被视为是昂贵的能源。由于中国煤炭供应充裕,而清洁煤发电可做到近零排放,加上燃气发电成本大大高于煤电,所以在中国并不会大规模兴建天然气电厂。以目前的“供”的前景来看,包括常规天然气、煤制气、页岩气、进口管道天然气、进口液化天然气,到2020年后供大于求是大概率事件。有人认为天然气是保障“APEC蓝”持续的关键,我不这样看,中国治理雾霾成功与否的关键是清洁煤技术加核电。

广州刺嫩芽种植

北京中间道岔

海南打火机批发

南京充气碰碰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