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贵妃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民卖粮有四难

发布时间:2021-01-21 14:02:12 阅读: 来源:贵妃榻厂家

农民卖粮有四难

“今年卖得早,又吃亏了。”说起自己刚卖掉的15亩小麦,郭孝成有点沮丧。“这几年田种得越来越好,可卖粮却一年比一年不顺心,没有一年赶上趟(没有在最高价的时候卖出)。”  时值夏粮收购高峰期,对沈塘村村民们来说,则是他们最难抉择的时期,这种难并非是各方所理解的有粮卖不掉,他们眼中的难是指:何时卖粮,如何卖上好价,怎么卖,卖给托市点。

何时卖难  “前几年,村民们还都是将粮食晒干在家里放一段时间,等着卖个好价钱,后来才发现,越等越难卖。当粮食价格涨的时候,大家都不急,都想等再涨一点,甚至会有惜售的情况,以期待在更高的价格出手;等着等着,当粮食价格有回调预期的时候,当地很多自己加工的企业反而不急于收粮,老百姓又急于售粮,卖粮多,收粮少,于是就会出现真正的‘卖粮难’。”沈塘村书记王邦柱自称自己很能干,但在卖粮一事上“很怂”,很少“卖对”。  而今年因为天气好,麦子不用晒水分也能达标,为了图省事,沈塘村人几乎家家都将收下来的麦子直接从田里拉到小贩子收购点卖了,不过,从目前情况看,他们今年又吃了亏。  “我家5月20号收的,当天就卖掉了,当时103元/百斤,晚一点的卖到107元/百斤,现在小贩子收购价格涨到115元/百斤,又没有赶上好价钱。”郭孝成说,5月底之前,很多村民家小麦已卖,价格在107元/百斤之内,但一进入6月,小麦价格嗖嗖上升,村民们又一次“后悔”。  卖好价难  知道今年麦价涨了,自己没卖上高价,但沈塘人并不知道涨价真正原因是政府托市收购“兜底”作用。  5月20日,《2014年小麦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国标发布,规定以2014年生产的国标三等小麦为标准品,白小麦、红小麦和混合小麦最低收购价格均为每市斤1.18元,相邻等级之间差价按每市斤2分钱掌握。因为市场价低于托市价,5月30日起,安徽全面启动小麦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另一方面,在启动小麦、早稻最低收购价预案的情况下,安徽农发行贷款企业计划收购粮食112.4亿斤,贷款需求131.3亿元;如不启动小麦和早稻最低收购价预案,贷款企业计划收购粮食90.4亿斤,贷款需求87.5亿元。  这意味着,托市价不仅托起了价格,因为钱到位,收购主体增多,农民卖粮选择余地更大了。  “国家收不收,价格是多少我们不知道,我们这一带小麦同南方一样早,国家规定还没出台的时候我们的麦子已经开始收、开始卖了,如果等国家价,还得扛回家,然后再拉出去卖,太耗人工,农村午秋二季最缺的就是劳动力。”郭孝成说,明知道后期可能会涨,但还是要卖。  怎么卖难  “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等等或许会卖上好价,但现在农民都等不得。”沈塘村的窦志说,农民都是这边粮食刚集中到袋子里,那边就用农用车拉出去卖,因为目前多数农民家都不具备储存和晾晒条件,小麦下了收割机就得很快出售,很多人忙完农活还要外出打工,更是等不得。  不出去打工的人,都是老人和妇女,如果暂时不卖,窦志说,这些家庭需要先请人把粮食运回家,卖的时候还要再请人帮忙拉到小贩子那里卖,每次至少要请两三位村民帮忙,请客吃饭少不了,“收了就卖只需要请一次人,拉回家要请两次人,粮款没到家先折了小半,不划算。对这些家庭来说,卖粮本就是个难心的事,因为请人太难了。”  以前每家都会留一些粮食,留作备荒,甚至有的家庭收的小麦全部不卖,但现在不再需要为吃饱肚子而存粮,不再需要自己磨面、蒸馒头,原来遍布乡村、多由个体经营的磨面作坊在逐渐消失,“没处磨面,家里存麦子就没啥用了。卖吧,老了又扛不动,想起卖粮就愁。”郭孝成说。  卖给托市点难  而对于沈塘村乃至高刘镇人来说,卖粮还有一大特别难题,那就是想卖给托市收购点有点难。  “全镇原来有一个国有粮站是托市点,因为运行不规范,去年被取消托市收购资格,去年到今年,全镇一个托市点都没有,我们要想把粮食卖给国家,最远要跑到几十里外的肥西县小庙镇或寿县炎刘镇,仅运费就多支出不少。”王邦柱说,加上农村交通不太便利,让数十公里外的农民开着车、耗着油前去卖粮,有的一天只能卖一车,农民耗不起。  王邦柱说,更让农民不能接受的是,在部分直属托市点和国有托市点,只收大车拉的粮,绝大多数农民家的农用三轮车只能拉到10袋,700斤左右,最多一车只能装1000斤,收购点嫌量少程序太麻烦不愿收,而这些点,付款方式用网银结算,没有个体灵活,不方便农民售粮,农民们更喜欢卖完粮食就拿到现钱。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