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贵妃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0-(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26:56 阅读: 来源:贵妃榻厂家

清露努努嘴,冲晨流步去,伸手扶住晨流摇晃的身躯,却被晨流绝然地推开。

只听他叹气道:“爱上你,是我这一生犯得最大错误!如果有来生,绝不再爱你!”

说完这些,他罩门四周出现不同程度的龟裂,那龟裂如同地震时突然崩裂的大地,将他的身躯瞬间拆分成几块,跟着,每一块继续分裂,直至化成一颗颗细碎的粉尘。

“不!”清露心口揪痛的紧,冲着晨流消失的地方追了去,却抓不住他的半点残魂。

清露泪如泉涌,晨流的话犹在她耳边回响,心口一震,一股腥甜作涌而出。

她是爱他的啊!只是这话,她说不出口!她从没想过要杀他,那一剑,实属意外!她不知为什么会这么巧,让他误会她有意伤他!

她甚至来不及向他解释,他却已魂飞魄散。

“晨流!要怎样你才肯原谅我!”她捶心而泣,无力地摊坐于地,望着晨流消失的地方,热泪滚滚。

“主上!”四道黑影相继赶来。冲着晨流消失的方向,四人各守一方,继而手舞足蹈,摆起一道怪异的阵法。

那阵法,清露隐约记得哪本古书上提到过,像是一种聚魂术。

随着阵法的开启,丝丝缕缕的黑气,从四人口中喷出,在空中化开,织成一张致密精致的丝网。那网在空中捕索,直至网里出现点点微弱的晶亮。

那是残魂碎片发出的亮光,那上面凝满了晨流的气息。清露黯淡的眸光渐渐有了光,她急不可待地冲那丝网飞去,却被那四人开启的阵法挡在外。

那四道身影相互对望起,继而身躯一晃,化成四只身躯奇大,模样极恶的兽物。

“饕餮、穷奇、梼杌和混沌!”清露怎么都没想到,这四个黑袍男居然是四大恶兽所化。

四大恶兽,素来嫉恶如仇,非大凶大恶之人不服,难得他们对晨流如此忠心。可见晨流当初收伏他们定是费了不少心思。

如今晨流死在她剑下,依着这四大恶兽的性子,定要将她这位凶手碎尸万段。

面对四只张牙舞爪,穷凶极恶的上古恶兽,清露忍不住心里起毛,却仍管不住自己,一点点靠近丝网。

她要寻回晨流的残魂,然后再想办法复活他,可那四大恶兽,怎肯轻易让她靠近。

穷奇乃四大恶兽之首,见清露靠近来,立马昴头嘶鸣,继而伸出锋锐的铁爪冲她抓来。

他这一吼,其余三兽也跟着吼起,四兽齐鸣,声震如雷,直冲人耳鼓。

清露明白四大恶兽护主心切,不会轻饶自己,只是他们似乎只赶她,却没有出手伤她。不由想到初来魔宫那会,晨流与他们说过的话,此番一想,心里越发酸胀的紧。

“把他还给我!”她来不及多想,只想将晨流要回。

穷奇两眼睁得等同灯笼,碧幽幽的眼光直瞪着清露,继而用人语开口道:“主上如此真心待你,你竟这般待他!如今这样,我四兽,绝不会再让你伤害他半分!”

穷奇吼了吼,字字珠玑,说得清露无言以对。

她原本就跟晨流大战了几百回合,体力消耗的厉害,如今要一人应对四大恶兽,深觉力不从心。握着天云剑的手紧了紧又垂下,锋锐的剑锋上,尚有晨流的血迹。

望着那抹刺目的鲜红,她恨不能用自己的命去抵他,可是还能抵得回来么?

眸眶越发酸胀,持剑的手簌簌发抖。

那四大恶兽使命在身,也不跟她多言,一点点将网收紧,带着晨流的几缕残魂迅即离去。

他们消失的极快,只在眨眼功夫,清露回神时已寻无可寻,她失魂落魄地双膝着地,掩面痛哭起。

凡逸闻声赶来,见她这样,费了好大劲才将她劝回眉洛山。

日子似乎又回到了以前,只是心境,已回不到之前的平静。

自此一战,凡逸立了大功,在修仙派里声望极高,各大门派尊他为仙尊,对他像神一样膜拜敬仰。

清露却觉凡逸变了许多,已不是她心目中那个稳重踏实敦厚的师兄,隐隐觉得凡逸有什么事瞒着她,可究竟是什么事,她一时也想不出?

清露留在眉洛山,住在之前的殿里。凡逸每日处理完公务就来看她,每回来时,都会带些仙果琼汁,一来见她面色不好,心情郁闷,想给她些安慰;二来,他对她一向有心,借此向她示好。

可是清露从回到眉洛山后,就像变了个人,一个极不容易靠近,态度极为冷淡的人。

她好似对身边的事都提不起兴趣,对谁都淡漠,总把自己关在屋里,不说话,不睡觉,多数时候,坐在窗前发愣。

一个月下来,她越发消瘦的紧,这让凡逸十分不悦。

这一天,凡逸终于忍无可忍,冲她生怒道:“师妹莫不是忘不了那魔头?还想为他守身如玉!”

清露受不了他的冷嘲热讽,可他的话偏偏又撮到了她的痛处。

黯淡空洞的眼神,渐渐泛起波澜,纤指掩在袖中攥得紧紧。

抬首瞥了眼凡逸。暗自叹起,不知还能隐忍他到何时?

终于开口道:“他虽是魔,但却是我的男人!他是因我而死的,我为他难过,难道不应该吗?”

凡逸闻之呵呵大笑,凑近她,提起她的一只手腕道:“你的男人?那本座在你心里又算什么?”

笑容森冷如刀,直让清露鸡皮疙瘩大起。

清露诧异地望着晨流,好一会才回过神。

她从不知道,凡逸对她存有他心,此番一来,她就更不能留在眉洛山了。

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更不知怎么回答,她一直视凡逸为兄长,至于男女之情,她从没往哪方面想,从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更不会。这辈子她算是负定他了!

凡逸见她思绪游走于九霄云外,嘴角牵牵,冷笑起:“他死了,再不会回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说时,袍服一甩,带怒地夺门而去。

凡逸一走,清露绷紧的神经终于得以松解。不禁暗自叹息,稍稍收拾一番后,趁着夜色溜下了山。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这个故事好似有点长,不知亲们怎么想的!还有谁手里有推荐票和鬼币的,拿出来砸下!好吧,今天到此了!

械字号妇科臭氧油贴牌妇科栓剂批发妇科产品定制

出售闲置二手滚筒烘干机二手三筒烘干机二手烘干机

晋中CGCT玻璃钢管施工注意问题&

西安机房微模块单排微模块

低氮锅炉惠州燃油燃气锅炉诚信企业

蓝牌5吨4节臂程力威龙随车吊厂家销售

绍兴市消防水管查漏价格合理

矿用软管输送泵液体物料输送泵

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光电厂流水线净化棚改造

惠阳扣件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