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贵妃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锦绣江山传第二卷尘心春深第四章偷窥

发布时间:2021-01-22 00:30:38 阅读: 来源:贵妃榻厂家

第16章偷窥

翠峰染淡墨,清泉明镜心,司马凌的武功或许不入主流,但品味绝对不差,

清晨薄雾的映衬下,轻水山庄更显优雅别致。

沐兰亭不到五更天起床,替还在酣睡的铁晓慧掖好被子,取下墙壁上的镇宅

长剑走到泉边,此刻她白衣如雪,人亦如冰雪,手持三尺青锋,立于山泉之畔,

双眸深邃清幽,仿佛已经没有了凡夫俗子的感情波动。

玉人掌中长剑在空中划过一道优雅而粲然的弧线,剑尖颤动,流光溢彩,裙

摆飘动下,沐兰亭凌波微步,身法如弱柳扶风,世出了一套至柔至轻的《清风流

云剑》。

起初沐兰亭的人和剑真如云外清风一样随心所欲,纯净得不染一丝尘埃,慢

慢的,剑势滞涩起来,感情、恐惧、执着等心魔丛生,仿佛重物挂住长剑,仅仅

十三招的剑法,舞到第八剑就已经舞不下去。

沐兰亭还剑回鞘,感觉有些茫然,低头凝眸鞘中长剑,回忆藏经殿中历代绝

顶剑客的笔记都言道,只有太上忘情,痴情于剑才有可能成就更高层次的剑法,

但现如今已经有一缕淡淡的情丝萦绕心头,说不清,道不明,这种感觉更是撩人,

只不知是该斩断情丝侍奉剑道,还是该顺其自然畅通念头。

这时叶尘从竹林窜出,看着玉质凝肤,转动照人的沐兰亭,似也痴呆,但立

刻就恢复精神笑道:「兰亭你起的好早,我有件大事和你说。」

沐兰亭道:「你也很早。」

叶尘心道我一夜没睡,嘴上半真半假地道:「原来昨天我们见的那个韩解语

是假的,她夜里想要出手偷袭我,结果被我打倒了,还有那个鬼面人也来找过我,

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

沐兰亭皱了皱眉,听他说得稀里糊涂,以为又是在开什么无聊玩笑,细问之

下叶尘才比较详细的说了一遍具体经过,当然,和大胸脯美女赤身裸体翻云覆雨

那段是必须要隐去的。

幸亏沐兰亭不知道那大胸美女就是威名不逊蓝碎云的秦婳锦,见叶尘安然无

恙也就没怎么太在意,但那个鬼面人的出现却很值得推敲琢磨了。

「五十年前司空黄泉粉碎虚空成就武圣,一统正道武林,差点覆灭整个魔道,

眼看就要完成此逆天壮举,没料到世事平衡,二十年前梵天情参透了天魔门四代

人都没能领悟的《元始生死诀》,通达造化,一样粉碎虚空,莫非叶商也要攻克

这层屏障了吗?」

叶尘道:「我也修炼了混沌阴阳道,说不定将来也可以成就武圣。」

沐兰亭不由笑道:「武中圣人,近乎仙佛,百年难得一见,每一位都拥有大

智慧、大气运,盖世奇才都不足以形容他们的天赋,百年史笔都写不尽他们的传

奇经历,藏经殿内记载的武圣,千年来不过二十一个人,二圣并存于世的情况算

上现在才只有两次,三圣鼎立的时代根本闻所未闻。」

叶尘打个哈哈,「这也挺好,起码不会一家独大,可我觉得除了叶商外,肯

定还会有人去争取突破到这种境界的。」

沐兰亭道:「不错,虽然二圣当道,但仅次于他们的绝顶高手也还是很多的,

江山七杰、无法和尚、曾师伯、皇甫正道、华太仙、燕苍生等等等,无论哪个都

坚信自己能独辟大道,做时代主角,一直苦心孤诣寻觅自己的通圣之路。」

叶尘见沐兰亭脸上出现极少见的狂热,提醒道:「听鬼面人说起,想要粉碎

虚空除了修炼到达顶峰,还必须依靠五部秘籍,可惜混沌阴阳道几近天授,没办

法言传,否则我是肯定不会对你藏私。」

沐兰亭握紧长剑,深吸口气道:「武圣之路对我来说远之又远,不提这个了,

原来宗主、鬼面人、殷中玉他们还有这层纠葛,真让人出乎意料。」

「你不介意当初宗主藏匿暗处见死不救?」

「通圣宝典,普天之下学武之人,除了你之外谁不会觊觎呢?而且当时只怪

自己学艺不精,没理由去埋怨别人救援不及。」

叶尘笑道:「等我真成了武圣,可不会忘记兰亭你对我的恩情。」

沐兰亭肌肤微现一抹绯色,「我其实……嗯,那个假冒的韩解语你怎么处置

了?」

叶尘道:「边走边说吧。」

原来昨夜秦婳锦骤失大量内力,疲惫欲死,而叶尘则功力暴增,混沌真气完

美消化平复异种真气的冲突,感觉哪怕是蓝碎云卷土重来也能有一战之力。

秦婳锦披上外衣,媚笑道:「姐姐我纵横一世,万没想到小郎君居然扮猪吃

老虎,让我翻了船,真是栽到家啦。」

叶尘见她楚楚动人,扭动说话间酥胸时隐时现,回忆适才丰腴柔软的肉感,

他只得道:「宋铁衣三人真的离去了?你若是没害他们,我就不为难你。」

「本来我是想把古孝恭的元阳弄到手的,可惜那个叫辛蕊的小女子似乎挺讨

厌我,没吃饭就急吼吼的带着二人告辞了,我怕宋铁衣有什么绝招,也不敢正面

为难他们。」其实她此行主要目标就是叶尘一行,懒得节外生枝为难宋铁衣三人。

叶尘没想到善妒、暴躁的辛蕊居然能救三人一命,也算难得,「真的韩解语

在哪里。」

秦婳锦笑道:「我被你吸走小半功力,此消彼长,但真打起来,你未必是我

对手。」

叶尘也笑道:「是吗?咱们要不要来试一试?」

看见这自信十足的神态,秦婳锦也有些忌惮起来,害羞道:「我可没力气再

试了,韩解语没死,就关在南边的麝月苑。」

叶尘道:「那就后会有期了。」

秦婳锦奇道:「真要放我走?你连我是谁都不想问问?」

叶尘道:「我不爱杀人,也害怕麻烦,押着你一点用没有,你总不会想让我

八抬大轿娶你回家吧。」

「好,你这小鬼果然与众不同,放心吧,韩解语他们确实平安无事,我也有

些害怕和你为敌,再见了。」

叶尘看着这丰满白嫩的女郎半裸飘走,心里竟有点空荡荡,但功力提升下,

他少年猎奇,就在院子中打了一套普普通通的天元宗长拳,姿势大开大合有些花

哨,不适合对敌,仅为锻骨练筋之用,没想到内力催动下,招式疾而不急,拳风

有如雷震,院中大树受劲力击打,不住摇晃,树叶漫天飞舞,一套基础长拳却打

出了类似先天罡气的气魄。

天色渐亮,他往南而走去解救韩解语,恰好遇到山泉边练剑的沐兰亭。

叶尘双手放在脑后,似乎没有任何烦恼记挂心头,轻松道:「那个鬼面具的

话,我们也不能一股脑全信。」

「是这个道理,不再见一次不好下什么判断,应该去那个冠军会看看。」

二人说着已经赶到麝月苑,轻松找到真正的韩解语,见她三十多岁年纪,容

貌憔悴,清瘦文静,远不如冒牌货妖艳火辣,问起经过来,她知道的还不如叶尘

多,只有一点始料未及,那就是秦婳锦武功极高,只手灭了一刀门所有弟子,没

一个人能接她三招开外,手段之毒辣世所罕见。

铁晓慧和严青竹听完后,除了离奇、悲哀、怪异外,更暗暗吃惊这叶尘果然

高深莫测。

韩解语行礼道:「多亏叶兄弟和沐姑娘相救,否则这诺大山庄真的是灭门绝

户了。」

沐兰亭侧身让过,说道:「我其实是适逢其会而已,从退敌、逼供、救人全

都是叶尘一手包办。」

到底是出身春秋书院,韩解语虽遭剧变,但并没有哭闹诉苦,闻言又施一礼,

「诸位急公好义,都是轻水山庄的大恩人,可惜此地狼藉凋零,贱妾不知该如何

报答你们了。」

严青竹羞愧于昨夜的孟浪,正色道:「行侠仗义乃我辈……」

叶尘插嘴笑道:「钱永远是最好的报答,我和兰亭出来身无分文,多亏晓慧

妹子接济数日,夫人若是真要报答,给点金银便是。」

严青竹更加惭愧,名士大侠怎能张口便是金钱俗物,俗不可耐,俗不可耐!

沐兰亭嘴角含笑,心道这还真是当务之急了。

铁晓慧趁韩解语连忙进内室取钱的功夫笑道:「哈哈,大侠都是这样赚钱的

啊?我还真不知道,又学到不少东西。」

叶尘道:「在下这也是走投无路,倒让晓慧妹子和青竹兄笑话了。」

严青竹道:「人家山庄惨遭灭门,算得上人间惨剧,大丈夫施恩不望报,你

却找人要钱,这也太过分了点。」

叶尘如今脸皮练的厚实,只是笑而不语。

「那岂不是成了教人忘恩负义吗?圣人教诲,不滞于物,方能与世推移,自

命清高为迂腐,却不是读书人的道理了。」沐兰亭声如风动碎玉,语气很是不快。

严青竹一时语塞,心中感叹只怕自己没什么机会了。

沐兰亭又微笑道:「我说的也是班门弄斧的小女子见识,还望青竹兄这正牌

读书相公莫要笑话才是。」

严青竹也算救过二人性命,沐兰亭发觉自己语气过重,立刻改了口。

铁晓慧搂住沐兰亭手臂道:「圣人也好,穷人也好,没钱总是不成,了结这

事儿咱也该走了,只不知该上哪玩了。」

叶尘道:「我们要去洪武门的冠军会看看。」

铁晓慧「啊」地一声,随后道:「那是比较热闹,但我小时候去过一次,人

们夸夸其谈,动口多,过招少,喝酒多,吃菜少,早没了古代战神冠军侯纵横异

域三万里的精气神。」

沐兰亭拍了拍她道:「我们不是去玩,天元宗有要事处理,不得不去罢了。」

严青竹再次打起精神喜道:「这下大家又能一起上路了,还能有个照应,春

秋书院的琅璇师姐也应该在路上了,我正要和她汇合。」

春秋书院分四季阁、诸圣殿、天道楼和正礼堂,其中以诸圣殿大弟子上官琅

璇威名最盛,无论学识、书画、礼乐、武艺、剑术都冠绝书院,类似于聂千阙在

天元宗的身份地位,而严青竹虽然也不弱,和师姐比起来就差个不知多少了,人

家都未必记得他的名字,而且他本身也没什么资格参加冠军会,但若同晓慧师姑

和天元宗扶云殿首座同行,自己也许能在同门和圣地少年精英面前扬眉吐气一把。

叶尘有点烦闷,这个严青竹总是盯着沐兰亭看来看去,早就惹人不快,而且

他内心深处是想和沐兰亭单独相处的,但话又说回来,在月仙楼若非他和古孝恭

上来打岔,自己说不好早就死了,太刻薄的话实在说不出口。

「那样也好。」沐兰亭和叶尘对望一眼,目光略微有点幽怨,不知道心中是

不是也想和叶尘单独相处。

铁晓慧倒是雷厉风行,「那咱们还不快走?」

叶尘笑道:「铁大侠不是嘱咐你处理完轻水山庄的事便回家么?」

铁晓慧还没搭话,严青竹却急的够呛,若是师姑不去,自己也实在没什么脸

跟着沐兰亭了,连忙道:「那个……那个铁夫人不是也在四处寻找师姑吗……我

们不妨留个讯息或通知铁家商铺,大家在洪武门汇合,师姑和母亲一起回家,岂

不是更好吗?」

「就这么办吧,我也特别想我娘了。」提起母亲,铁晓慧的玩心却是收了一

大半。

这时韩解语手托一个木盘出来,上面没有金银,只有四张两百两的银票,时

下三十文一石大米,千文为一两银,八百两已经算是巨资了。

韩解语恭谨地道:「仓促间拾掇不到许多,这些银钱虽然少了点,叶兄弟尽

管先拿去使,改日再来取便是。」

叶尘忙道:「够了够了,实际也用不了这么多。」说着全收进了衣襟内。

四人走出轻水山庄,叶尘不经意回头一望,山庄大门缓缓关闭,这回这诺大

山庄真正只有韩解语一人而已了,细思之下竟有种悚然之感,他忽然异想天开:

由物见人,此处精雕细琢,司马凌想必是个风流倜傥,很懂生活的人,韩解语虽

出身名门,但到底姿色普通,年纪一大肯定更加失宠,该不会是司马凌暗中有了

别的女人,甚至明处娶了妾室?然后刚烈且心狠的夫人设计杀害丈夫,独吞轻水

山庄的地产财富?否则一个家破人亡的寡妇,怎会送银票也还淡定的顾得「四平

八稳」这种彩头呢。

随即叶尘自嘲一笑,真真假假,人心难测,最方便的办法就是不要去测,把

它们留给鬼面人、宗主、屠无道那样的人去测就好了。

沐兰亭道:「你笑什么呢?」

叶尘道:「没什么,只在想咱现在有了巨款,不知是该吃好的喝好的,还是

该买点什么好东西。」

「我还想吃南湖畔的桂花糖藕和冰碗儿!」铁晓慧先举手笑道。

沐兰亭整理了下叶尘衣领,「我觉得你还是先弄套衣裳比较好。」

江南水乡繁华百年,户户垂杨、处处笙歌,叶尘腰包一鼓也自大气起来,到

绸缎庄内东瞧西看全都想要。

可惜沐兰亭生平也没太注意过男子衣服款式,更没买过男子服饰,只能取几

两纹银给掌柜大裁缝,让他裁制。

有钱能使鬼推磨,不到两个时辰,叶尘换上新衣,梳理头发,已经打扮成个

眉清目秀的翩翩公子,而且他如今功力高深,气质越发沉凝,倒显得像有二十一

二岁,唯有笑时,双目清澈透亮,才像个少年人模样。

铁晓慧手托冰碗儿回来,笑道:「哎呦,叶兄弟这袍子一穿显得俊多了。」

沐兰亭吃惊铁晓慧怎能轻易说出如此的言语,但偷偷瞧了一眼叶尘,心道确

实是好相貌,怪不得温雪那样的美女都会接受他。

少女眉目含春,更增娇艳,严青竹欲哭无泪,恨不得扯块碎布,用力抹去沐

兰亭偷看叶尘的浅浅微笑。

铁晓慧吸溜完凉丝丝的蜜饯果子,指着街尾道:「刚才我路过那边的神兵坊,

挺热闹的样子,要不沐姐姐和叶尘也去选件趁手兵器?」

叶尘学着以前见过纨绔子弟的样子,一拂袖袍,踱着四方步,边走边笑道:

「听老人说起,前朝的街道压根儿买不到什么兵器,如今圣上开明,不禁刀剑,

倒方便了咱们。」

严青竹道:「沐姑娘乃剑法名家,不知平时爱用哪种长剑?四面刃?窄轻细

剑?还是转手剑?」

沐兰亭淡淡地道:「我都还可以。」

铁晓慧笑道:「叶尘你呢?我瞧你刀法超级厉害的。」

叶尘头也不回道:「我平日只吃饭睡觉,不练刀,也没什么趁手的。」

四人都笑,快到那神兵坊时,街尾拐角处转出一辆奢华辉煌的马车,十几个

精壮彪悍的大汉两旁开道,又有三男一女四位骑马的青年闪出,一齐停在路边。

随后车中走下一个服饰极华丽的青年男子,面目也算英俊,但神态说不出的

骄纵,手摇折扇和刚才那四个骑士踏进了神兵坊。

叶尘问道:「好么,这人好大的架子,不知道什么来头。」

沐兰亭蹙眉道:「我认得那个女的是先天太极门的沈梦妍,两年前我和她比

过剑,其他几人就不知道了。」

铁晓慧含着个莲子道:「坐车那小子是先天榜排名第五的楚云歌。」

严青竹炫学解释道:「先天太极门和别派不同,竞争极为残酷,弟子间一年

比武三次,为的就是门内先天榜的排名,三千弟子,排名第五也算是精英中的精

英了,怪不得如此嚣张,只是没想到师姑认得他。」

铁晓慧得意地道:「那人掀帘子下车时,我看见有子母钢环在角落,我听四

哥说起过,太极门仙王殿专修奇门兵器子母环,而且这马车镀金花纹出自京城官

家的凤舞斋,马为皇城军中的战马,他自然就是京中戍卫上将军楚威的三公子,

仙王殿首座大弟子楚云歌啦。」

叶尘佩服道:「晓慧妹子好眼力,管他第四第五,和我们也没什么关系,进

去看看吧。」

神兵坊据说是四大家族中姬家的产业,只要有钱,任何神兵利器都买得到,

当然,如果想大量购买刀枪剑戟,那就算意图谋反,除非有官府批文,否则绝对

明令禁止。

一楼处普遍为做工精美的长剑和绣弓,更多作为读书秀才、士大夫等人的装

饰之用,小伙计见这四位公子小姐兴致寥寥的样子,立刻引荐他们上了二楼,缅

钢剑、螺纹钢刀、碎花纹钢刃和东淮岛屿特产的菊纹钢刀等更高级的兵器琳琅满

目,铁晓慧东看西看,还是不太满意。

叶尘粗声道:「神兵坊好大的名气,应该还有更高级的货色吧。」

小伙计笑道:「公子真是行家啊,但批量生产的刀剑中,缅钢剑和菊纹钢刀

已经是整个天下最好的了,再高级的兵器只能是大师锻造,哪怕再多钱也未必买

得到,嘿,可不是大师吝啬手艺,只是那材料真的可遇不可求啊……」

叶尘瞧他机灵狡狯的样子,拎出几串钱甩给了他,「少废话,刚才那位楚公

子呢,他能去的地方,我们不能去吗?」

「哈哈,材料虽然罕贵,但咱们既以神兵为名,自然有现成的宝刀宝剑了,

公子、小姐楼上请。」

三楼的装潢就和楼下不可同日而语了,九张圆桌,精雕胡椅,香茶美酒,楚

云歌、沈梦妍等人就坐在靠街边栏杆的位置,奇怪的是这层一把刀剑都没有陈列。

四人坐定,沐兰亭道:「龙渊城铸剑堡也不像这样麻烦,看来姬家很会做生

意。」

铁晓慧笑道:「会吊胃口才是真的,一会来的不是个老先生就是个美娘子,

和咱们聊什么上古神剑、名侠宝刀之类。」

果然,一位五十来岁,仙风道骨,活像算命先生的男子飘了过来,摇头晃脑

道:「在下许文超,文武双全之文,超凡脱俗之……」

叶尘忍住笑打断他道:「我想知道这里什么都没有,想让我们怎么买?」

许文超优雅的端起茶水道:「公子莫急,您几位既然瞧不上缅钢剑,当然是

贵宾了,咱们神兵坊三楼有当代大师锻造之天下利器,正所谓……」

沐兰亭又把他打断了,「听说姬四公子佩的承仙剑,琅琊楼主的凤天舞,甚

至魔尊少年时所用的九幽月牙,全都出自神兵坊,不知还有没有类似的呢?」

连续两次被打断,许文超很是不快,心道现在的豪门子弟真没规矩,待听到

承仙、凤天舞、九幽月牙的时候,他一口茶水呛了出来,苦笑道:「估计几位和

楚公子他们一样,也是武林大派的弟子吧,那种仙钢重宝怎会放在市面出售,想

要就只有上烈日山庄找姬家族长谈谈了。」

沐兰亭点点头道:「原来如此,我们想要一口好刀。」

许文超道:「嗯,我们这家店比菊纹钢刀更好的就是暗光花纹钢打造的雷狱

刀了。」说罢拍拍手,就有貌美侍女手持木闸走来。

严青竹道:「糙面花纹钢、暗光花纹钢都是韧度极高的精品,大师也很难锻

造,成品兵器比起洪武门的玄铁还要略胜一筹。」

叶尘戴上盒中真丝手套,拔出了雷狱刀,刀身反光花纹中冷光流动,厚背薄

刃,寒气迫人,不说吹毛断发,但足可分金裂石。

「确实厉害,这个刀柄也不是普通木头吧?」

许文超还没答,沐兰亭先道:「这是珍品铁桦木,单是这一节就够五十两白

银了吧。」

那边的楚云歌浑身富家二世祖的骄纵狂妄之气,但呼吸绵绵,坐似卧龙,目

光莹润,显然内力造诣极深。

「楚师兄的子母环为寒铁精钢所铸,锁拿兵器易如反掌,不知还来这神兵坊

买些什么?」

楚云歌眯着眼睛一直在打量沐兰亭和铁晓慧,只觉二女肌肤欺霜赛雪,姿容

无双,乃生平仅见的美女,看得太入神竟没听见师弟的问话。

沈梦妍娇笑道:「师兄又看哪家闺女了……」说着回头看去,心中微惊,立

刻回身道:「那个白衣服女子是天元宗扶云殿的沐兰亭,两年前的群英会我就是

败给了她。」

楚云歌一怔,都盛传沐兰亭剑法极高,没想到这般美貌。

另一黑衣青年道:「前不久转轮王蓝碎云夜闯天元宗,不但全身而退还掳走

了沐兰亭和另一弟子。」

楚云歌失笑道:「呃?那他们可真是丢脸到家了,曾恨水、沐灵妃两大绝世

高手都奈何不得蓝碎云吗?」

沈梦妍对那黑衣青年道:「展俊,你这消息还是慢了些,那个和沐兰亭一起

被劫走的弟子名叫叶尘,前些天在月仙楼,一刀砍断了蓝碎云左手!」

众人大惊,展俊道:「天元宗还有这等人物?哪怕宁无忌师兄也办不到吧?」

楚云歌收起了色心,狂归狂,转轮王蓝碎云有多厉害他心里有数,如果自己

有什么逾矩行为,惹那个叶尘出手,肯定是讨不得好的。

但沈梦妍又低声道:「这些骗骗好事闲人还行,叶尘肯定不弱,但当时蓝碎

云也是有伤的,外加铁家老大铁玄甲都参与了围攻,这才让小卒捡个现成的便宜

罢了。」

楚云歌释然道:「怪不得,原来铁玄甲也在场,如果我也有这种大高手协助,

砍掉的一定是蓝碎云的脑袋。另外据说聂千阙已经接了冠军会的帖子,但这次宁

师兄亲自赴会,也没他们小小天元宗什么事了。」

其他人深以为然,有个浓眉少年道:「宁师兄去年已经开始修炼本门至宝

《太乙玄黄经》上的神功,正要借冠军会公诸于众,坐实正道第一少年天才的美

称。」

楚云歌皱眉不快,沈梦妍用大腿偷偷在桌下蹭了蹭他,脸上一本正经道:

「宁师兄擅长掌法、剑法,又得掌门至尊亲授,内力当然比同辈师兄弟为高,但

说起本门的《乾坤无量环》来,肯定是不如楚师兄精纯了。」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楚云歌这才笑道:「嗯,区区小技,怎能和宁师兄相提并论,莫要吹捧了

……咱们这次赴冠军会可不能丢了仙王殿的面子,我上个月已经在这里订了四把

糙面花纹钢打造的利刃,待会儿给你们都佩好再上路。」说完趁众人欢喜无限的

时候,也在桌下重重顶了顶沈梦妍丰美的腿心花唇,但人比人气死人,沈梦妍已

经算是难得美女,和沐兰亭、铁晓慧一比似乎也不怎么样,楚云歌无名火起,就

想过去攀谈一番。

这一切做得隐蔽,当然能瞒过展俊等人,却恰巧被东张西望的铁晓慧看个正

着,羞得她耳垂都红了起来,心道女孩子尿尿的地方怎能被男人摸去?那沈梦妍

非但不躲开,还撩起裙子让他揉着……真是不知羞耻的狗男女!

叶尘奇道:「晓慧妹子你不舒服吗?怎么脸忽然这么红?」

「没事没事……」铁晓慧忙岔开话题道:「这可真是把好刀,我们要了。」

许文超大喜,小心把雷狱刀放回木闸,说道:「公子小姐们可真识货,此刀

仅售白银一千九百两。」

「什么?」叶尘一惊,随即想到沐兰亭的碎阙剑,她自己提供小半材料,还

花了两千两黄金,这把雷狱刀这么贵也不太奇怪。

铁晓慧掏出一沓银票宝钞交给了许文超,「多出来的你自己收着。」

许文超喜道:「多谢小姐,在下恭敬不如从命,请稍坐,敝处预备了点心和

新鲜水果,在下去去就回。」显然是去兑换现银以验真假了。

叶尘不好意思道:「怎能又花你的钱,救命大恩都还没报。」

沐兰亭似乎也没把这当个大钱,随意道:「去洪武门途中会路过延洲,大伙

可到我家作客,到时师姐会帮你还上。」

叶尘心中叹气,亏得自己还把八百两当成巨款,好像在她们眼里这似乎也算

不上什么。

严青竹则心想,若是沐兰亭也这么关心我,真是死都甘愿了。

「这钱也不白借你的。」铁晓慧道:「那个楚云歌死盯着我和沐姊姊占便宜,

你去帮我教训教训他。」

严青竹劝道:「楚云歌身份显贵,公然挑战可不是小事,再说来,师姑和沐

姑娘明艳如仙,他多看几眼也不算太过于无礼。」心中却道:若是看几眼就要挨

打,自己只怕被沐兰亭大卸八块了。

叶尘觉得不值当为一把刀充当打手,刚要推脱,没想到楚云歌径直走了过来。

「天元宗沐姑娘吧,在下楚云歌,六大圣地同气连枝,特来叨扰说说话。」

他满身锦绣,不报家门,显然是自信对方必然听过自己的威名。

叶尘疑惑道:「这位正是天元宗扶云殿首座,公子您叫楚什么歌来着?」

楚云歌勃然变色,就要发作,铁晓慧立马接口道:「你呀可真没见识,楚云

歌公子的大名都没听过。」

叶尘见她瓜子脸蛋,天生下颌美人尖,媚笑之下嘴角美人痣竟显无限风情,

不禁心道:这小妮子再长几岁,只怕比她母亲还要貌美。而楚云歌更是神魂飘荡。

铁晓慧接着道:「擅使一对儿牛头大力锤的楚云歌嘛,但你们牛头派什么时

候成武林圣地了?」

「哼,兰亭妹妹,好久不见,何必故作不知呢。」沈梦妍冷笑声走了过来。

沐兰亭淡淡地道:「怕沈姐姐看见我想起两年前的败仗,先天太极门脸上不

好看。」

叶尘惶恐道:「原来几位是武林魁首先天太极门的高手啊,早说就好了,害

得我想半天也想不起来,平白得罪了楚…恩歌公子。」他故意把云说得含糊,来

讥刺楚云歌。

铁晓慧做个鬼脸也掩嘴笑了起来,楚云歌在江湖后进青年才俊中的地位不次

于聂千阙,能把险绝的子母双环使得无坚不摧,着实干过几件震动江湖的大事,

何时受过这等侮辱,当下不再假客气:「叶尘兄是否自持刀法精湛,要指点两招?」

叶尘愣住不答,并不是怕,而是生平首次有人凭空认出他这个人来,语气虽

是嚣张,但也丝毫不敢小觑自己,心中成就感爆棚,无数英雄趋之若鹜的名望一

物,果然名不虚传。

沈梦妍嘴角冷笑,「我怎么听说你俩不久前还在蓝碎云手里,听说那个老魔

贪花好色……瞧姐姐这张嘴,关心则乱,没说起妹妹的伤心事吧?」语气无比刻

薄,暗指沐兰亭失贞,显然深恨她两年前在众前辈面前绞飞她的长剑。

楚云歌皱眉道:「师妹莫要说了。」他也觉得情人师妹言辞过于激烈,但将

心比心,若自己是蓝碎云,俘虏这样美如天仙的人儿,肯定也把持不住的。

沐兰亭双眸森然,便要动手。

展俊等人凛然不惧,不屑道:「知道得罪先天太极门的后果吗?」

他们没想到铁晓慧言辞加倍激烈,字字如刀,「哈哈,当年慕容枫觊觎绣剑

门纪翩翩美貌,被华太仙斩杀,这么多年似乎也没什事啊?」

旁边的严青竹差点吓得晕死过去,这件事虽然人尽皆知,但极少有人敢当着

太极门的人揭这段往事。

楚云歌没想到美女没勾引到,反而和女人打起嘴仗,他不动声色握住严青竹

手腕,「这位仁兄姓什名谁,也好让我记得。」

严青竹感到手腕火烫,他自有读书人的硬气,全力运功抵抗,但觉楚云歌手

上沛然大力汹涌袭来,眼看就要筋骨折断。

沐兰亭纤手有意无意取个剑指,戳向楚云歌神门穴,沈梦妍自恃两年来进步

神速,就要拔剑拦截。

瞬间三楼地面猛颤,犹如地震!

楚云歌不由自主地松了手,如果不是手掌酸麻,他甚至真以为刚才发生地震。

叶尘得意微笑道:「几位完全误会了,当时曾师伯他们是故意放跑蓝碎云,

我和师姐也是假装被擒而已。」

沐兰亭暗笑叶尘说谎如喝水,却吃惊他的功力似又提升一截。

楼梯当当当响,许文超双手将雷狱刀交给叶尘,铁晓慧也懂得适可而止,伸

了个懒腰道:「走啦。」

楚云歌惊凛刚才叶尘没举手投足的就能震动地面的功力,虽然自己还有多种

绝技没施展,却也不敢再嚣张叫阵了。

四人下楼之际,沈梦妍似乎故意冲沐兰亭指指点点,嘴上喃喃碎语说些刻薄

的闲话。

沐兰亭停住脚步银牙紧咬,已动杀机,但她自知没有华太仙逆天的手段,不

敢公然杀害先天太极门弟子,正寻思间,叶尘竟以内力传音:「夜里再见分晓。」

直到用过晚饭,沐兰亭见叶尘和客栈伙计有说有笑,临了还赏了不少钱。

「晓慧去南湖夜市玩了,你要怎样?」

叶尘笑道:「那女的乱嚼舌根,指不定由她嘴里传出什么难听的话,咱们趁

夜教训教训她。」

沐兰亭卸下清冷面具,少女心性被勾起,「你刚才收买了酒店伙计帮你打探

了楚云歌他们的住处?」

「嘿嘿,兰亭你最近贼了许多。」

沐兰亭笑了笑道:「楚云歌的乾坤子母环造诣很深,绝不像表面那么纨绔,

沈梦妍也是剑术高手,想要偷袭也不是那么容易。」

叶尘道:「天再黑些咱俩去看看就知道了。」

深夜,二人换了紧身轻便的黑衣,施展高超轻功,飞也似的飘到沈梦妍等人

下榻的青松楼楼顶。

「顶楼西面数第三间,先偷看一下,咱们再来个突然袭击。」

沐兰亭似乎比面对蓝碎云还要紧张,「这……这似乎不合名门正派的规矩吧?」

叶尘黑巾蒙面,沉声道:「人言可畏,粉碎虚空的武圣更恐怖,没办法只能

出此下策。」

找到西面第三间的屋顶,叶尘轻柔地挪动瓦片。

「怎么样?你这个骚妇,师哥干得你美不美?」楚云歌扶着趴在墙上沈梦妍

那丰盈饱满的臀部,正粗野地抽出插入!

沈梦妍披散秀发啊啊浪叫,胸前肥嫩的双乳被他插得前后摆动,楚云歌腾出

手来绕前一握,手指稍微一逗,便把两颗奶头逗得立起。

「梦儿这奶子最近又大了许多啊!」

「还不是被……师兄……你经常揉的……啊……梦儿这骚穴快被你肏烂了

……水儿都喷了……再快……」

打死沐兰亭也想不到看到听到的是这种龌龊淫靡的场景,而且还是和隐有情

愫的叶尘在一起偷看,这让她无比羞涩的同时,内心最深处竟生出一丝莫名欲望

来。

因为穿着紧致的夜行衣,叶尘见沐兰亭形状完美的乳丘起伏急促起来,差点

笑出了声,比想得还要大一些。

沐兰亭怕自己忍不住再看,迅速遮起眼睛,用极低的声音道:「咱们走吧

……」

「等等,我有办法了。」叶尘伸手往后一揽,本想拦一下沐兰亭后背而已,

没想到她含羞不敢再看沈梦妍那副欲仙欲死的嘴脸,以及楚云歌那丑陋的肉棒,

就要起身离开,正好把自己形似蜜桃、圆润紧致的嫩臀交到叶尘手上。

叶尘只觉一团柔腴雪嫩的蜜肉盈手,忍不得轻轻捏了捏,触感又绵又弹,心

道平日实在看不出高挑纤瘦的沐兰亭屁股这般多肉呢。

游戏茶苑大厅下载

电脑装机必备软件下载

封神大主宰

口袋妖怪重制九游版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