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贵妃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钱就是百分之百更新5

发布时间:2021-01-21 07:47:01 阅读: 来源:贵妃榻厂家

随着门一下被推开,外间办公室的灯光只能投印出一个高挑的黑影,她被房

间内浑浊的空气呛的连连咳嗽「咳咳咳,这烟味,呛死人了,樊小明,你在里面

吗?」

樊小明有气无力的答道:」还没死。啊!」灯突然被打开,一下子刺的樊小

明眼睛疼,他遮着眼提高声调道:「费琴,快把门给我关了。」

费琴面无表情道:「我可不想闷死在这房间里。」

樊小明拿起桌子的啤酒罐猛的喝了一口,然后重重的拍在办公桌上,大声道:

「你们是不是都想着我死,我死了谁最开心?」他眯着眼问道:「是不是你,老

婆。」

这下连费琴的脸上也变了颜色道:「我管你怎么样,和我没关系,还有,请

在公开场合叫我费律师。」

「嘿嘿,费律师,费律师,都他妈的使白眼狼,养不熟的白眼狼,你是,钱

宁是,还有那刘启帆的王八蛋。」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费琴一屁股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深吸了一口气,脸上

居然出现了一丝笑意:「是让我听你继续怨天尤人,还是商量下接下来准备怎么

做?」

樊小明斜了一眼问道::难道你发现什么了?我还能做下去?」

费琴的柳叶眉挑了一挑,冷笑一下道:「继续做你就别想了,刘启帆摆明着

想把你踢出去,而且,他所有的计划一环套一环,但目前最关键谁都没把握搞定

文物局,古墓到底怎么定性,嘿嘿,没刘启帆发话,鉴定组这结论···谁也不

知道工地什么时候能开工,那这项目就是个无底洞,谁还敢借你钱。」

「那你还什么办法?

「谈,给你争取多点利益,或者保留尽量多的股份,工地停工,我相信刘启

帆那边也是顶着很大的压力,我搜集了顺帆集团去年的财物信息,推算了一下,

如果直接付现买下你的股权的话,他们后续投入会非常吃紧,所以协商的概率还

是很大的。」

樊小明又喝了一口啤酒,用手背随便抹了一下嘴角的酒渍:」这他妈的我还

以为是什么好主意,刘启帆这小子帐算的啪啪响,上次在别墅找我的时候,妈的,

比我算的还清楚。娘的。」

费琴看着躺着抽烟的樊小明,本来稀疏的头发黏成一束束的胡乱贴在头皮上,

啤酒顺着嘴角啧褶皱流到脖子上,衣领油光光黑乎乎,衬衫就胡乱的裹着肚子,

几块肉从没扣紧的缝隙里钻出来,想到这人居然还是自己的丈夫,还被进入了多

少次身子,费琴一阵恶心。

她强压心里的怒火和鄙夷,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柔声说道:「但你就呆在办

公室里也没有什么用,不如你让我试试,即使,达西被···唔···和刘启帆

合并了,给你多争取点资金也···凭你的人脉和能力还是有机会东山再起的。」

「东山再起?到哪儿起?让我樊小明在去求人···我宁愿和刘启帆同归于

尽,我活不了,那王八蛋也别想。不过···」他突然坐起来,小眼珠子在费琴

的身上转了几圈,淫笑道:「老子就算死也要做个风流鬼。」

费琴一愣,脸马上变的通红站自来压着嗓子道:「樊、小、明,你别太过分

了。」

樊小明不慌不忙的吐出一个烟圈道:「费琴,好歹夫妻这么几年了,我还不

知道就你这脾气,太阳莫名其妙从西边出来,居然还好心来帮我?你估计恨不得

我马上死去。我告诉你,老子至少要看着刘启帆先死,嘿嘿,你呀还是年纪太小

藏不住事,看看脸色都变了,哈哈哈哈。」樊小明肆无忌惮的大笑着。

费琴咬着牙,浑身气得发抖,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三年都忍下来了,现在

一定要忍住,不能前功尽弃。她吐出一口气道:」不管你想不想转合作股份,授

权给我,我去谈。」

「妈的,说到底还是为了我的钱,一身正气的费大律师也就这样。凭什么,

老子怎么相信你不会把我卖了?」

「你给我底线,绝对只高不低,你签字前,可以找其他律师看,你在做决定,

律师费···比市价打七折。」

「自己老公只有七折。」

「六折,不能再低了,不然司法局那过不去。」

「嘿嘿,那也行,反正大部分都是给自己老婆的,不过··」樊小明盯着费

琴,当初盯上费琴也是因为在人才市场的时候她高挑的身材在人群中鹤立鸡群,

当时的她还一头披肩长发,一身廉价的办公室套装,浏览者招聘单位的简章,长

长的睫毛忽闪忽闪扇着,有点肉的鼻子从侧面看却异常挺拔,嘴里不时的念叨着

什么,牙齿还轻轻咬下嘴唇,当她的眼光划过时,樊小明感到她妩媚的双眼对着

自己放电。然后他让人去拿了费琴的简历,临时增加了一个法务岗位;然后他慢

慢的了解她的家境,终于在一个晚上把她灌醉,但没想到费琴也是个有主见的人,

醒过来发现被强奸了,只是大哭了一场,也没闹,直接对樊小明道:「要么结婚,

要么我去报案。」最后,一个月两万,每月5次,五年离婚。樊小明让人做了财

产分割协议,而费琴也没再继续求职,全心备战司法考试,借樊小明的人脉进律

师事务所发展,双方冷静的把这当成了一场买卖。

现在的费琴已经进了一家大所,穿着干练的修身套装,浑身散发着职业女强

人的气场,柔顺的长发也变成了短发,耳垂上挂着来蒂凡尼的耳钉,但眼神还是

妩媚动人,特别是微翘的鼻子,让她的女强人气场柔化了不少。

樊小明已经半个月没弄过女人了,此时看着费琴凹凸有致的身材色心大动道:

「这个月一次都没干过,先来一发,否则一切免谈。」

「你!」费琴气的浑身哆嗦「樊小明,你滚蛋,你去死吧。」说着作势要离

开。

「那算了吧,我还是打个电话叫小阮来吧,还是她好,收钱办事有职业道德。」

樊小明懒洋洋道。

费琴走路慢了下来,胸口起伏道:「进去绝对不行,你都几天没洗澡了,我,

我,我也没带安全套,我不想染上脏毛病。我,我帮你用,用手吧。」

「手,打飞机,那我不如自己来。」

沉默了片刻:「嘴,我有嘴,别得寸进尺了!」

樊小明侧着头笑了下点点头:「行吧,先泄泄火也好。」

费琴把门锁上,把灯一关。樊小明嘿嘿笑道:「关灯干吗?老夫老妻的,又

不是没给我吹过。」

「你别说话。」

「嘿嘿,那不说,喝个小酒。啧,这小日子。」黑暗中一口啤酒咽下了肚。

借着窗外的灯光——为了防止有人翻墙,樊小明临时安装了几个探照灯——

费琴踩着高跟鞋走到樊小明身前,明显后者已经窝在这个办公室几天了,也没洗

澡,才走到身边一股子汗臭味混合着烟味刺激着费琴的鼻腔,费琴咳了一下,但

她的心脏开始不受控制的加速「冷静,冷静,我不能这样,冷静。」她暗自对着

自己说道。

樊小明抽了一口烟,对着费琴上下扫视了下,淫笑道:「老婆你的身材一直

这么好,要不脱了吧?果然老话说的好,患难见真情。」

费琴瞪了他一眼,蹲了下来,套裙将臀部紧紧的包裹成一个诱人的形状,黑

丝在灯光下反射出光泽,樊小明抬起一条腿,把脚底放在丝袜上慢慢摩挲——一

股脚丫子臭味又窜入鼻子。

费琴不耐烦的说道:「放回去,不然裤子怎么脱。」

樊小明轻笑下:「不用这么麻烦,反正又不操,掏出来就行,哎,别急吗,

先摸下,对,哦,就这样。」

费琴用手在裤子外面轻轻抚摸,裤子摸上去都有点潮湿了,渗着一股子尿骚

味,费琴皱着眉,侧着头,尽量慢慢的吸气,但脸开始发烫。

感觉里面的肉棒完全硬了,龟头顶着裤子,她拉开拉链,微凉的手直接掏了

进去。里面简直是潮湿不堪,阴毛都湿漉漉的,手指尖都是腻腻的。

「嘶,舒服,冰火两重天啊,哦,酸,酸。」樊小明闭着眼叫嚷着。

樊小明的肉棒就像他的人,又短又粗,费琴一手握住就露出一个龟头,她不

断用拇指来回刺激着马眼,将透明的液体涂抹在龟头上。然后从桌子上抽了一张

纸巾,犹豫了下,舌头动了下,张开檀口,一股口水滴在龟头上,她的手掌一裹,

顺着肉棒慢慢上下撸动,待口水涂抹到整个肉棒上,又手纸擦了擦。

她舔了下嘴唇,将两片红唇微微张开,慢慢凑了过去,强烈的骚味,体臭和

空气里莫名其妙的气味随着氧气顺着鼻腔混入了血液,流到心脏,她感到有点眩

晕。「快点,快点让他出来,签完字,马上就走。」

滑腻的口腔一口含住了肉棒,就像嘴里进来了一根刚出炉的香肠,还在微微

跳动;鼻尖几乎埋在阴毛里,费琴突然想到案卷里吸毒犯描述自己用鼻子吸冰毒

的情况,只要猛的一吸,那股粉就像一颗子弹直接击中大脑,然后在脑子里爆炸,

将你的脑子融化,灵魂却开始飘荡——费琴也是。舌尖是咸湿咸湿的味道,佐料

是复杂的体臭味道,她却不受控制的沉醉在这些滋味中。她开始吞吐起来,越来

越快,心跳也逐渐加速,不知觉中从鼻子里发出短暂的诱惑鼻音。

「哦,老婆,你裹的,哦,吸的好紧,对舌头,哦,爽」樊小明也顾不得吸

烟,看着费琴将自己的肉棒吃到嘴里,然后又吐了出来,舌头不时的在龟头上打

着转转,然后顺着肉棒来回拨动,将肉棒涂上油亮的水光。随着费琴的头部上下

摆动,她的耳饰也在灯光里摇晃。

樊小明的脚掌肆无忌惮的踩在了费琴的胸口,用力的揉搓,用脚尖逗弄着乳

头的部位,费琴也没有避让,只是有时忍不住张大嘴深深的呼口气,然后更用力

的吸吮。

最后用手解开皮带扣,往下脱裤子,着急说道:」帮我裤子脱了,脱了,好

久没这么爽了。」

费琴迷离着双眼,脸变的眼红艳红,嘴角泛着水光,她几乎下意识的把樊小

明的裤子脱了下来,两腿粗壮的腿就大咧咧的分开在她面前,肉棒将像竖立在山

丘上孤零零的一棵树干,两颗蛋蛋紧紧的贴在身上,下体更加浓烈的男人体臭将

费琴的脑子轰的七零八落。她的两只手来回抚摸着两条大腿,张开嘴伸出红舌在

阴囊上来回擦拭——是的,擦拭,她将舌苔贴着阴囊,将舌尖伸进褶子里,将咸

湿的体液吸进嘴里,混着唾液,吃了下去,当这股咸味淡了之后,她又将舌头探

进腹股沟,最后舌头贴着大腿吸食,像一只饥渴的母兽一样啃噬着肉体。

终于,樊小明将手紧紧的按着她的头,下体狠狠的顶了几下,发出一声长长

的叹息,将浓厚的精液射到了费琴的嘴里,而后者也配合着吸吮着。

直到樊小明最后顶了两下,绷直的肌肉才松软下来,喃喃道:「爽,真鸡巴

爽,鸡巴真爽,老婆,我就喜欢你这疯劲。」

「唔?」费琴吐出鸡巴,下意识的发出声音,舌头还在精液里搅了搅,让腥

味在嘴巴里扩散,突然她清醒过来,立马起身跑到厕所,哇的吐了出来,又浓又

腥的果冻一跐溜的滑进了下水道。

费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里泛着水意,脸色酡红酡红,嘴唇上的口红也

花了,短发也乱了,胸口的衣服皱乱不堪,扣子都掉了一个,她慢慢想起了刚才

发生的一切。

她深呼吸压制着自己的冲动,最后她对着镜子说道:「费琴,你真贱。」

出来的时候,费琴已经恢复了冷静,她没表情的说道:「这下可以了吧,盖

章吧。」

樊小明光着下半身,肉棒缩成一条小肉虫,就这样大咧咧的分着腿道:「刚

才真爽,让我休息下,等下还是让我操一次。」

「你过分了,刚才我们谈过了」

「行啦,不要装了,就你刚才那样子,我知道你也来劲了,小骚逼没湿?」

「我不像你,就知道这些,快签。」

「哎,白眼狼,行,签!」樊小明光着下身拿出公章,把费琴的委托文件看

了一边,看了她一眼,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划掉了几个字,啪,敲了章。

费琴接过一看,怒道:「你这授权我叫人家怎么相信我?」

樊小明又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不慌不忙的说道:「事先说好的,你先帮我

谈。我同不同意,我自己定、」

「你···」费琴为之气结。

「怎么?我想操不给操,就吹了一下,你还让我付全价?」樊小明得意的说

道「怎么样?再考虑下,操一次?。」

费琴夹了夹下面的水意,犹豫道:「先签,给我转让方式的权限。」

「嘿嘿,让我爽了再说。」

「樊秃头,你混蛋!」费琴知道樊小明是不会给她全权授权,把文件作势要

撕了,最后还是咬牙往包里一塞,直接回头走了。

樊小明喊道:「等你的好消息啊,老婆。」

G市留德律师事务所,费琴把委托手续递给了主任律师陈克海,后者惊喜的

接过材料道:「我就说了嘛,你们两夫妻,老公在困难的时候总归还是信任老婆。」

他看了下,翻到授权委托书,眉头皱了起来:「费律师,这授权有点问题啊。」

费琴苦笑道:「主任,本来樊小明准备给贤达律所的王齐律师代理的,我算

半道截了,而且他也知道我还没有企业非诉这块的经验,而且我们所在这块也不

是强项,所以···。」

陈克海放下材料,用手捋了捋大背头,沉吟道:「费律师,你到我们所虽然

才三年,但能力是有目共睹的,所以我一直向其他合伙人建议可以把你提升为二

级合伙人。」

费琴惊喜道:「谢谢主任。」

「嘿嘿,这是你靠自己的能力证明的。还有我可以提前和你透露下,你不要

外传,我们已经和大铭律所接触了,看是否能有合并的可能,如果成功,我们就

是G市第二大律所,所以这次你老公的案子对我们非常重要,会让我们在合并时

争取到不少加分。」

费琴皱着眉:「我会再试试,不过把握我也说不好。」

「哎,做事一定自己现有自信,不然怎么说服委托人,况且是自己的老公。」

「你也知道,我们夫妻的感情其实不怎么好。」

「不要找借口!」

「好的主任,我过两天再去下。」

「恩,不过可以先和顺帆集团接触下,启动起来。因为标的比较大,对所里

也比较重要,所以这次我亲自组团队,你做我助手,顺便可以学习下。」

「唔···」费琴皱着眉「主任,我觉得我有把握···。」

「费律师,一定要为委托人负责,你根本没什么经验,不要托大,一旦出现

失误,你知道会造成多大的损失吗?而且你放心,全程你都可以参与,学习,机

会你还会有的,不要毛躁。提成我会适当的提高,毕竟案子是你争取来的。「」

可是主任···。」

陈克海不耐烦道:「好了,小费,就这么定了,毕竟我不敢拿你来冒风险,

出了问题所里要负责任,我要负责任的。还有市杰出青年律师我所里报了你的名

字,过两天司法局的冯科到所里,如果你对得奖有兴趣的话,到时候你出面接待

下,晚上吃个饭,毕竟市里能比费律师漂亮的没几个,要利用自己的优势啊。」

费琴捏的手指发白,站起来道:「我还有当事人,主任我先出去了。」

陈克海错愕的看着费琴套裙上显出的蜜桃形状,低骂下道:「装他妈的高清,

还不是二奶。」

事情远比陈克海想象中的棘手,第二天,当他和费琴带着团队去顺帆集团公

司时,连刘启帆的面都没见到。法务廖凡将委托书随意的一扔,带着一丝戏谑笑

道:「陈律师,就你这授权,啥都不能做决定,我觉得纯粹是浪费我们的时间。」

陈克海板着脸:「廖经理,虽然我们的权限范围比较小,但是我旁边的费律

师也是樊经理的夫人,她的···。」

「停停停,陈经理,你们现在是达西公司委托,不是樊经理个人,这个常识,

你是老律师了···「他盯着陈克海,敲敲桌子,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陈克海也光棍,站起来转身就往外走,费琴一脸错愕,只能跟着,低声问道:

「主任,陈主任我们就这么走了?」

陈克海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到了电梯口才说道:「费律师,不能这样,三

天内,你一定要想办法拿到樊小明的特别授权书,不然,合伙人,青年律师,你

别想了。」

费琴急道:「可今天都来了,先接触下了解下信息吧。」

「怎么?你还嫌不够丢人,今天被个小毛头质疑我的法律常识···」他压

低声音咆哮道,最后吐了口气:「摆明他们是不想见我们,你有本事你自己去谈。」

费琴也一脸不满,咬咬牙一转身道:「那我自己去。」

陈克海脸都变了形,对剩下的人手一挥道:「我们走。」

在会客厅里坐了四个小时,费琴还是一脸淡定,只有不断交换的长腿才能看

出她的心情。

终于走廊上响起许多人的脚步声,不时有人提到「刘总」「刘总」···费

琴深吸一口气,打开玻璃门。

刘启帆拿着数据报表,边走边听财务部的分析要点,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

「刘总,请留步。」

他转头看到一个短发,长脸,眼睛修长带着一丝傲气两个耳朵上带着金属的

耳饰,站在那里,一身灰色职业套装,拎着黑色公文包,套裙下的黑丝长腿让他

眼前一亮。「你是?」

「我是达西公司的费律师,今天过来和你谈下两个公司的并购事宜。」

「并购?」刘启帆笑道:「樊小明倒还死撑着一口气。」他看到女人的脸色

变了一变,问道:「就你一个?」

「刚才我们主任有事先走了,现在就我,有什么问题吗?」

刘启帆脸变的面无表情,单手朝旁边一比划道:「你看看,这些人,你再看

这层办公室,几乎有一半人都是为了这次收··恩,并购达西公司的。你,就一

个?」他嘲讽道:」就一个,樊小明已经吃过一次亏的人,就还请一个律师。是

实在没钱了还是说,还不知道你贵姓,哦,算了,我没兴趣知道,还是说你一个

人是全职业精通?」

「嘿嘿」,周围的几个员工也遮着嘴轻笑道,眼神带着讥诮,上下打量着费

琴。

费琴没想到一上来就被刘启帆这样含枪带棍的说了一通,一下子弱了气势,

只能道:「我还是樊小明的妻子,我想许多问题我能代表他说话。」

廖法务推推眼镜道:「费律师,我刚才说了,这是公司行为,你个人代表不

了公司。」

刘启帆手摆摆道:「小廖,能私下沟通也是一种选择,樊夫人是吧,到我贵

宾室等我十分钟。」

他转身对周彪使了一个眼色,头朝费琴偏了一偏。周彪微微点点头,抽身离

开。

半小时过去了,刘启帆却缓步走到了另外一个房间,手上拿着费琴的个人资

料,喃喃道:「结婚可真早,啧,不知道有没被樊小明这小棍子弄黑?」

打开电脑输入密码,他随意浏览了下公司的各个办公室工作情况,最后点开

了贵宾室,费琴仍然端坐在沙发上翻看资料,不时的看下房门,皱着眉头一脸的

焦急。

刘启帆含着笑意,自言自语道:「太傲娇了可不行,磨磨性子。」他继续翻

看着其他材料,又过了十分钟,座位上的费琴显的更加焦虑,她将资料拿起来又

放下,最后站起来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又走了进来,估计是问秘书什么

情况,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后一脸愤恨的坐回沙发上,拿起资料又扔了回去,突

然她狠狠的揉了揉头发,双手握拳低着头,思考了一下,抬起头时眼神有点慌乱

的看看周围,又站起身装作看风景抬头看四个角落。

刘启帆不禁暗想:」难道要偷东西?」

最后费琴走到门口,侧耳听了一下,然后身子抵着房门,咬了咬下唇,突然

蹲下身——脱鞋。

梦幻仙语星耀版

有魔性西游BT(无限版)

四人拱猪游戏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