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贵妃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闷骚淫女小吉04

发布时间:2021-01-20 08:47:25 阅读: 来源:贵妃榻厂家

小吉过了年之后,突然对我态度冷淡起

来。我当时也有点慌,因为猝不及防地,自己变成了一种好像在「倒贴」的状态,

让我很不习惯。有时候故意说一些调戏的话她也没有反应。比如以前,我如果说

「想不想欧巴的大鸡巴」,她经常会发语音说「想啊」,甚至有时候还会说自己

湿了。但是后来不仅不说骚话了,经常只是拿脸红的表情敷衍一下,更多时候干

脆就是不回。

我三月份的时候到西安出差,特意绕路去了一趟×德。结果她各种躲着不见

我,终于让我意识到她是真的想跟我划清界限。回到北京,我也有些生气,打了

个电话问她。打了好几遍她才接。我问她为啥躲着我,她支支吾吾半天,最后说:

「我不想对不起我男朋友了。他为我付出挺多的,一个人在外面也很辛苦。我现

在真的……真的挺爱他的。不想再做……做不好的事情。」

「没关系啊,反正我们就是朋友关系。再说你们……现在不好没结婚么。你

……咱们还是可以见见,然后,反正以后你们结婚了我们正常当朋友就行。」

她沉默了一下:「我们换个话题好不好。」

「我不勉强你,其实咱们也不经常见啊?」

「哎……我先挂了。以后再说好不好。」她说完就挂了。

我还没死心,又发微信问她。结果可能是我逼得太紧了,她先是没回我。到

了半夜,我发了句晚安,却发现被拉黑了!

我操我当时心态真的是很崩。老子活了这么大了,拉黑我的女人她是第一个!

我当时真是气炸了,失望和愤怒涌上头顶,心里几乎就想跑过去把丫强暴了。

不过当然就是想想而已。现在回过头来,正是因为有了这个低谷期,后来跟小吉

的关系才能更刺激!我才能看到小吉更色情的一面!

和小吉断了联系之后,我赶紧去找了阿锐。没想到她居然和阿锐也冷了。阿

锐说她男朋友看见自己在微博上和小吉打招呼,起了疑心,她不敢多联系自己。

不过阿锐毕竟是结了婚的人,而且他心里小吉的地位似乎没有我这么重要。

我催促他想办法帮我捎话,他也很难做。

一段时间,我心情非常低落。正好工作也不顺利,有一个项目不太成功,B

OSS也挑了我一些刺。心情一不好,我就去夜店喝酒,最多的时候一晚上花出

去好几万,年终奖都给造完了。

可能是把身体折腾的,也可能酒喝多了。一段时间胃特别不好。有一天疼得

实在受不了了,打算看一下急诊。临去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小吉男朋友在北医,

就想到去他那个医院。当时不知道咋想的,可能也是好奇能让她放弃自己的,是

个什么样的男人吧。

不过肯定也没那么巧,我也不知道他男朋友在哪科,反正挂了急诊,一个大

姐看得,给我开了B超。就这样我认识了娃娃。

她真的挺漂亮的。不是小吉那种美,而是一种自然洋溢的风情。虽然戴着口

罩,但是看对眼的时候,我就萌生了要认识她的想法。她看起来身材不错,白大

衣穿得很干净,下面穿了一条黑丝。我本来也有点吃这个制服诱惑,她这一身真

的蛮诱人。

不过人很多,我当时也没办法搭讪,就在那边坐着。晚上还是挺困的,我也

不知道她们几点下班。但是正处于那种低谷期,我仿佛很有动力等下去。事实证

明等待是值得的,到了12点,正好在急诊的走廊里,又碰到她了。她看见我了,

扫了一眼,然后接着往前走。我忙凑上去:「呀,大夫你是要下班了么?」

她愣了一下,不过还是眼睛里还是露出一丝欣喜:「没有呢。」

「几点下班啊,我请你吃个夜宵?」

她咯咯笑了:「你是刚才那个腹痛的吧?你不是胃痛么,怎么还吃夜宵?」

我拍了拍肚子:「我现在好了。」

「没事不要老来急诊好不好,我们挺忙的。」

「我错了……不过要不是你给我做B超,我也不能踏实啊。」

「哟,跟我有啥关系。」

「有关系啊,」我笑了笑,「看见美女大夫,顿时就不难受了。建议你开一

个门诊,就坐在那儿,让患者来了先看一眼,这样你们工作量能少一半。」

她翻了个白眼:「你说得我都尴尬了。」

「别尴尬了,」我拿出手机,「加个微信呗。」

她甩了我一眼:「你等我下班吧,我想吃夜宵,不想加微信。」

「那更好啊,我就在这儿等你。」

话说女医生还有护士压力挺大,而且好多都单身,经常能约到。但是我还是

头一次搞到女大夫!一般还是护士比较多。她也是非常直接了,下班以后根本没

吃夜宵,直接就到我车里开干。她有点松,没有小吉那么爽,但是我已经非常过

瘾了!连射了两次,都射到她嘴里。她一看就是经验丰富,两个人不用耍套路。

这样的乐趣比较少,但是好在姑娘确实身材好,又风骚,我也是着着实实满

足了一把!

那之后我们疯狂约了七八次。其实她真的是够漂亮的。但是我还是找不到和

小吉干的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小吉是那种看不到底的状态,你会有调教的快感。

娃娃的感觉是一成不变的,似乎她的反应都可以预测,让你有一种在玩游戏

的感觉,而不是在开拓、在探索。所以慢慢,激情过去就变成了对彼此进行发泄。

不过在她这里有了意外的收获。

一天我们约在三院附近的酒店,干完之后我自己抽烟,她拿我的手机玩王者

荣耀。我突然想起来,随口一问:「你认识高枫么?」

她愣了一下:「枫哥?认识啊。」

我也就是随口一问,没想到真的认识,忙问她那是个啥样人。

她笑了笑:「挺好的一个人,挺有才的,我以前跟他搭档表演过节目。」她

停顿了一下又说:「我还挺喜欢的,可惜人家有女朋友了。」

我呵呵一笑:「有女朋友也不耽误你勾搭啊。」

「不能干那种事情啊……男人遍地是,我一般还是不跟有对象的约。」

「怕麻烦?」

「也不是……就觉得不太好吧。」

我把手机拿过来,翻出小吉的照片:「看,他女朋友。」

「还挺美的,」她愣了一下,「你怎么有他女朋友照片?」

我笑了一下:「你说呢?」

她皱了皱眉头:「真的假的。」

我把小吉跟我们几个做的事情都跟她说了,也给她看了之前啪啪啪偷拍的照

片。她好像有点心疼小吉男朋友:「枫哥名声挺好的,其实女人缘不错,但是也

没听说啥过火的。女朋友咋这样呢。」

「那谁知道,你们单位的人也想不到你是个小骚货吧。」

「你滚。」

她坐在那儿,翻着看了会儿小吉的照片,然后突然又说道:「这看着乖乖的,

怎么能那么骚逼呢?」

「你还看呢,别看了。」

「哎,」她叹了口气,「那你们现在还有联系么?」

我愣了一下,然后说:「有啊……」

「还在约?」

「对啊,最近才约过。你不会打算跟她男朋友说吧?」

「那不能干这种事情。」

我们俩的气氛一下很尴尬。她似乎若有所思,而我心里其实蛮想接触一下她

男朋友,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和娃娃说。这件事情到这儿似乎就没下文了。我们后

来又干了一次,各自睡了。

过了两周,娃娃突然给我发信息,说是有个桌游的局,问我想来不来。

我说桌游我兴趣不大啊。

她给我回说:「枫哥也来。」

就这样,我见到了这个「情敌」。他不是非常帅,身高175左右,戴着眼

镜,文质彬彬。北大博士、谈吐非凡,即便是我也会觉得这个男人很顺眼。难怪

小吉会为了嫁给他,努力洗白自己。

我们玩得是狼人杀,他很聪明,玩法师玩得很好,不过玩狼人的时候,总是

被刀。我觉得我可能比他心眼细一点吧,他当狼人那点演技,逃不过我的眼睛。

不过他相当玩得起,打完之后还主动夸我,说我玩得不错。

他女人缘确实不错,女生好像都挺喜欢他的。这让我真的很嫉妒。我觉得他

不算帅。可能是看起来比较干净利落的类型,但是从我的角度看不算帅,至少我

觉得我比他强。还有他真的有性欲么?身边明摆着好几个性欲旺盛的女孩儿,他

不上?是不是傻。我觉得他可能get不到。想起之前小吉说过他都几乎插进去

了,结果小吉一慌让他别插他就放弃了。这简直……我无言以对,鸡巴都怼到阴

道口了,还有不进去的道理?

这种人在我看来就是装逼,还有一句话叫站着茅坑不拉屎。

我特别特别特别想看见他发现自己女朋友是公交车、公厕时候的表情,最好

是让他眼睁睁看着女朋友求我操她,把鸡巴杵进她阴道里、肛门里、嘴里,射得

满身都是。让他好好知道,女人应该怎么去疼爱。

我们这么聚了几次,我这种情绪越积越多,尤其是看到连娃娃也一个劲往他

身上蹭,我就更来气,就好像被绿了似的。好像她们俩其实是我女朋友,我才是

那个女朋友被人干了的人。

就这样,我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再干到小吉。这变成了我最大的欲望,

甚至连约炮都不爽,我得想象着干小吉才行。

我想了各种计划,但是都没有太合适的。关键是现在小吉彻底拉黑我,我见

不到她无计可施。说实话我都有点绝望了。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就是这届世界杯

给了我机会!关键是我初期的判断是对的。是啊小吉你可以不联系我,你总不能

不联系你男朋友吧。我跟他走得近近的,我可以通过他了解你的行踪啊。

就是这个月初,我跟高枫聊起他女朋友。他说到小吉这个月中考放假回来看

他。我一听大喜过望,说那太好了,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玩一下啊!

他笑了笑说行啊行啊,「不过她不是特别喜欢桌游。」

「没事,那也可以一起看世界杯啊。」

他点点头:「行啊,到时候咱们约。」

我回去兴奋坏了,买好了伟哥,还买了据说很管用的催情水,抹在鸡巴上或

者阴道里那种。我几乎是在数着日子,提前把工作做完——一改之前的颓废状态,

效率高了很多,把一个项目一周就推完了。

高枫定的日子是6月27日,大家约好在一个朋友家里打桌游,然后晚上去

附近的酒吧看球。我特意问了他女朋友会不会来,他说会来。我暗自庆幸,当天

带上所有东西,开车早早去了。

我们先到,娃娃也来了。她看见我就觉得我状态不一样,问道:「哎呦,你

咋春风满面呢,有啥好事?」

我对她笑笑:「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她一脸懵逼,然后扫了一下周围,好像懂了,凑到我身边:「小吉要来?」

我点点头。

她皱皱眉头:「那不是很尴尬么?」

我跟她说我不怕。她问我你不会要今天办了小吉吧。我说那可不,我一定要

收拾收拾这个臭婊子。看她表情凝重,我问:「怎么?你不想让我搞她?」

她摇摇头:「没事,你搞吧。我也讨厌这种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

「那你咋表情这么凝重。」

「没事,」她笑了笑,不过感觉还是有心事似的,「需要我协助你就说。」

「哈哈,好嘞。」

我们先玩了几把,但我都心不在焉,想着接下来要干得事情,想得都硬了。

我的小变化被娃娃发现了。她偷偷摸了我一把,然后微微一笑,凑到我耳边:

「你今天好大哦哥哥。」

「对不起了,我要留着收拾小吉,回头再收拾你。」我也耳语回复她。

「我不着急。」她拾掇着自己的手牌说道。

我们打了两三把,这时候做东的王哥电话响了,他接了一下说高枫来了。我

顿时感觉自己脸红心跳,心跳声咚咚咚就跟在耳边响着似的,我操,感觉这一下

就要疯了,鸡巴硬的发烫啊。还用什么伟哥,我现在能干死她。

等了几分钟,王哥就把高枫接上楼了。他先进来,周吉紧跟着进来。这是我

想了好几个月的「猎物」,我睁大眼睛,就好像不盯紧了她就会溜走似的!周吉

走进来还没看见我,乖巧地和大家打着招呼。看到我这边的时候,她愣住了,明

显被吓到了,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她跟男朋友在一起穿得好素淡啊,一件薄衬衫,配一条宽腿裤,下面穿着运

动鞋,好像都没怎么化妆。对,这种清纯的感觉,就跟我第一次见到她时一模一

样。看她这个样子,谁能想到她骨子里是个贱到不行,有两位数炮友的公交车呢?

我跟她招招手:「枫嫂好!」

她尴尬地笑了笑,嘴角好像都挪不动似的,脸都白了。高枫一边跟我客套,

一边把她带进来。我早就留好了地方,他们俩只能坐在我旁边。高枫也没多想,

自己径直就坐在离娃娃近的地方,把我的猎物放到了我嘴边。

王哥开始给她讲这个桌游的规则,她哪里听得进去。我故意贴近他们,对高

枫说:「枫嫂刚过来?累不累啊?吃饭了没有,要不你带她先吃个饭。」

他笑了笑:「哈哈,吃了吃了。没事,咱们先玩,反正她开得酒店就在这附

近,一会儿要累了我送她回去。」

「哦哦,那行。」

「嫂子脸色不好,」娃娃给我助攻,「是不是不舒服?」

小吉忙摆摆手:「没有啊,没有,可能就是稍微有点中暑?」

高枫一听这才发觉自己女友脸色不对:「中暑了?我给你买点藿香正气水去?」

小吉说:「没事没事,我自己去。」她说着就要起身。高枫似乎也有点不知

所措,女朋友刚来就要走,多少有点脸上挂不住。可是他确实好像很心疼小吉,

一时间不知道是跟着走好还是待着好。这时候娃娃又神助攻了:「这样吧,我陪

嫂子去,你先在这儿待着呗。」

高枫摇摇头:「不行不行,我去吧,哎呀刚才也没有不舒服啊,怎么突然就

不好了。」

小吉攥住他的手:「其实还好,就刚晕了一下。没事我就……我下去买个药

就行。」

「我陪你去。」高枫说。

娃娃忙阻拦说:「你待着玩吧没事,啊呀知道你疼女朋友。没关系,我去你

还不放心么?咋地瞧不起超声科大夫?」

高枫尴尬地摸了摸头:「那倒没有……那娃娃你去吧,不行就把她带回酒店。

小吉,我把房卡给你。」他把房卡塞给小吉,她连忙拿在手里,还急忙跟别

的人道歉:「不好意思啊,你们玩吧,我其实真没事。那个……姐姐你不去也没

关系,我自己去就行。」

娃娃揽住她胳膊:「哎呀不要客气,我们跟枫哥都很熟的。你不让我跟着去,

宠妻狂魔要担心啦。」

小吉低着头,怪不好意思地同意了。其实我知道她不是不好意思,她是在躲

着我的眼神。我也没想到她说话就要溜。不过我相信娃娃会配合我。所以也就安

心坐下,盘算着一会儿找借口溜出去找她。

玩了两把,高枫果然还是不太放心,又打电话给小吉。好像那边说没事,他

这才安心坐下打牌。他应该是挺爱面子那种人,这一回是安分了,很快进入游戏

状态。我故意放水,早早死了,然后坐了一会儿,假装借了个电话:「我出去接

个电话哈,你们先打。」

王哥有点不高兴:「哎呀你们咋都一个个这么忙呢?」

我忙低头道歉:「这个电话得接,没事没事,一会儿就回来。」

我给娃娃发微信问他们在哪儿,娃娃回了个呵呵,然后说快到酒店了,你过

来吧。

我连忙赶过去。酒店说是不远,但是也有一点几公里。她们俩还买了个药,

走路这会儿还没到,我开车瞬间就赶上了。我把车停到旁边,看见小吉正在推脱

娃娃走:「我真没事,你回去吧,我回去吃个药睡一觉就好了。」

娃娃等我过来,当然不能走:『「我肯定要把你送到了啊,哎呀没事,正好

我也不想在那儿带着,跟你上去坐会儿。」

小吉拗不过她,只好带着她一起走。我就追上去,拍了一下小吉:「呀,你

们还没回去呢。」

小吉啊了一声被我吓了一跳,后退一步,脸色惨白:「你咋过来了。」

娃娃装作不懂:「对啊,你咋过来了?」

「我正好有点事临时要先走,看见你们在这儿,过来打个招呼。」

娃娃讪笑一下:「哟,这么巧啊,那你赶紧办事去吧。」

「不着急,我跟周吉正好认识,过来和她聊聊。」

小吉一时语塞,她肯定没想到我这么快就跟别人说认识自己:「我……我也

没想到你在这儿。」

娃娃演技超在线,瞥了瞥小吉:「你们不会是……」

小吉忙摆手:「不是不是,就是以前正好……」她一下子还没编上来。我帮

她说:「以前一起培训过。」

「对对,一起培训过。」小吉已经有点不知道该咋办了,只能跟着我说。

娃娃呵呵一笑:「好吧好吧,那你们要叙旧么?」

我看了一眼小吉:「那是得叙叙旧。」

小吉皱了皱眉头,什么都没说。

我一路上不停点小吉,说以前在一起的事情,只不过把啪啪啪的部分给省略。

小吉大概是听得心惊肉跳,她大概很想让我闭嘴吧。但是我猜她心里一团乱

麻,肯定都快崩溃了,也组织不出好办法。

娃娃跟我一唱一和异常默契。小吉不想让我俩上去,她硬是拗着要送小吉到

房间。小吉简直无可奈何,头上都冒汗了。固然是天气热,可她那汗分明是紧张

出的。她到了房间门口,已经退了我们几次了,终于也是不好意思,没有再赶我

们走。娃娃和我送她进了房间,娃娃便给我使了个颜色,然后说她用一下洗手间,

钻进去了。

我们坐在屋里,我便盯着她一直看。小吉被我盯毛了,低声质问:「你干嘛

啊!」

我抓住她的手,她立马抽开了。我发挥不要脸的精神,干脆坐到她旁边:

「我啥都没干啊,咱们在这里见面是缘分未尽,你现在跟我解释解释为啥拉黑我

好不好?」

小吉有点急得要哭出来了:「你别逼我了,我是想和高枫好好过。拉黑你是

我不对,对不起,我给你道歉行不行。」

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竟然一时有点心软。我忙安慰她:「你别难过啊,

我不是来欺负你的,就是真的想你了。咱们聚在一起真的是缘分未尽啊,你好好

跟我说几句话好不好,我保证不纠缠你啊。」

她抬起头,眼眶里闪着泪花:「那你一会儿先走,咱们微信说好不好。」

「你都把我拉黑了。」

「我加你。」

这时候娃娃出来了,看着我俩坐在床头:「呀,感觉你俩真的很熟呢。」

「对啊,还可以。我俩叙叙旧,要不你先在门口等着,一会儿咱们一起走?」

娃娃一副我懂了的样子:「好啊,我就在门口,你快点啊。」

小吉没想到娃娃居然这就要丢下她,张嘴想要说啥,还没说出口娃娃就出去

了,临走给我使了个眼色。我见门关上,一把把小吉抱住:「我可想你了,小小

吉。」

小吉推脱了一下,不过明显身上软绵绵的都没有力气。我顺势摸到她身下,

裤裆间湿漉漉地——这还真是出乎我意料。我没有嘲讽她,而是继续伸手摩挲。

她惊慌失措,却又不敢叫出来,只能推脱:「你不要……不要在这儿……」

这时候废话越多越耽误事,我根本不给她反抗的机会,直接将手伸进去。她

哪里敏感我一清二楚,就像回家一样摸到G点,使劲用指腹在那块粗糙的小丘陵

上面一压,她便顿时又软了三分,只能求饶:「不要,不要……娃娃还在外面呢。」

我一边舔舐她的耳朵,一边在她耳边说:「没事,杨娃跟我很熟,你等等我

发微信让她走……」

她手上还在挣扎,但是裤子已经被我褪到了腿间,露出纯白的内裤。没想到

小骚货在男友身边连内衣都穿得这么保守,看样子高枫真是没福气,连她一丁点

的淫荡都见识不到。

我将两个手指伸入,加快手腕的动作,就在她内裤里动作。内裤虽然让我手

动起来很累,可是这种有如强奸的感受和正常做爱又不一样,无比刺激,我甚至

觉得我们俩的呼吸声都大了好多倍。顿时,小吉下体响起了啧啧水声,身体也渐

渐变得红热起来。她呻吟起来,又怕自己出声,用手捂住了嘴巴。一只手显然是

不可能推开我的,她努力了一下终于也就放弃了,只是用那个小拳头捶着我的肩

膀,无力地诉说着不满。

小吉显然已经爽到了,她指缝里的呻吟声越来越急促,腰肢也开始难耐地扭

动,淫水流动着,很快就浸得我满手都是。此刻她双腿已经分开,成一个M形,

褪到脚腕的裤子像是一个镣铐一样困住她的脚,两条美腿随着我的动作扭动着,

我知道她马上就要高潮了。她声音逐渐颤抖起来,求饶道:「你……你让娃娃先

回去……」

我笑了笑,点点头,伸手去够手机。手机有点远,我只好暂时抽出了手指。

我还怕她提上裤子,没想到她的行动正好相反。她直接把裤子蹬掉,随即用

被子盖住下体,手捂着脸:「你给她打电话吧,别让她进来。」

我一边解自己的裤子,一边给娃娃拨电话。

打通了之后,娃娃冷冷地问:「搞上了?」

我嗯了一声。

「哦,那我走了。」

「恩,你回去就说她已经睡了。」

「这不用你教我。好好干。」娃娃说完便挂了。

我扔掉电话,转头就抱住小吉。一瞬间我们四目相对,她也没有再回避,而

是好像终于卸下了武装,轻轻闭上眼睛,主动吻了上来。我咬住她柔软的嘴唇,

那稍显厚实的唇瓣含在嘴里,仿佛有甜味似的。再往深处吸吮,舌尖便碰到她整

齐光洁的牙齿,然后那细小柔软的舌头尖就缠绕上来。我一边脱她的衣服,一边

把裤子蹬掉,压到她身上,然后我们两个就好像异地恋情侣一般,干柴烈火缠绕

再一块。刚才的推诿和闪躲都没啦!

她奋力吸吮,好像要吸干我似的。我也没有再嘲笑她虚伪,而是尽情享受此

刻炸裂的性欲。我一只手在她阴唇上摩擦,一只手则四处抚摸她的肌肤,那丝绸

一样的触感!又像丝绸,又有一种乳酪一样的甘甜柔嫩,极品的肌肤,一点没有

变!而且似乎禁欲太久,滚烫得好像要喷射出气体一般。

她忽然松开嘴,手轻轻掐着我的肩膀:「不要……不要摸了……进来吧…

…」

我忍不住呵呵笑了一下,然后直起身,脱掉上衣,把阳具挺立在她面前。我

的鸡巴早已坚挺如石柱一般,仿佛随时都要炸了一样,看着上面紧绷的静脉,我

感觉状态极好,荷尔蒙让我感觉自信心爆棚,做男人的快感充斥整个身体。急促

地呼吸着,下体轻轻提起,准备迎合插入。

我扶着小吉的膝盖,鸡巴对准阴道口,凑到她耳边问:「你果然还是这么美,

还是这么骚气。」

她还在轻轻喘息,没有理我,只是用手压住我的腰,示意我插入。我也早就

等不及了,身子一沉,将硕大的阳物一口气压入了她的小穴!只听小吉一声惨叫,

身子便弓了起来,然后一阵抖动,高潮了!

「高了?」我一时被惊到了,没有动,试探问道。

她还在高潮,咬着嘴唇,脖子仰起,手抓在我背上,身体抖着。看样子确实

是高了。我没有等她高完,一狠心,奋力开始抽插!

她没反应过来,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阴道一松,一股阴精涌了下来。

我感觉身下一湿,好像水多的把整个交合处都淹没了。太爽了!太爽了!太

爽了!

完全无法形容!那黏膜皱襞缠绕我鸡巴的感觉,跟操娃娃时候完全不一样。

果然小吉才是真极品!我用双臂一压,将她的双腿进一步分开,然后稍微抽出一

点,紧接着不等小吉喘过起来,厚重的臀部便一沉,一口气顶到了底!她又是惨

叫一声,我抽插了几下她才把那口气喘匀,然后随着我的动作浪叫起来:「啊

……啊……恩……啊……啊……啊……」

不知道是因为我插得太粗暴,搞得她有些疼,还是她心里还是难过。她的呻

吟带着一点哭腔,反而显得更加动人,让人怜爱。不过我是绝对不会减速的,而

且我感觉交合的状态极好,根本不用技巧。

「啊……插得我好难受……啊……你稍微慢点……啊……啊……」

说是要慢点,可是她的腰肢分明一下下向上顶着,迎接我的抽插。爱液也如

潮水般涌出。我放开她,抬起身看了看下面,果然这一小会儿功夫就在交合处漫

开了一大片白浆。随着淫水的润滑,小吉的哭吟声渐渐地变成了真正的呻吟声。

我的鸡巴则是如鱼得水,一下一下的撞进小吉的小穴里,发出阵阵「噗叽

……噗叽……」的声音。我的阴囊不断撞在小吉阴唇上。把小吉流出的潺潺爱液,

撞击的四处飞溅,纷纷滴到了床单上,形成了一大片黏腻的水渍。

我捏住小吉的下巴,问道:「小傻瓜,哥哥插得你爽不爽啊?」

「恩……恩……」她眼神迷离,微张地小口中吐出无力的呻吟,「爽……呃

……周吉……爽……」

我被她的言语刺激得大为兴奋,像拿匕首捅她一样,狠狠插,在小吉身体里

挥动,好像我的鸡巴可以划开她的下体似的。我一下下死死戳向花心:「大点声,

说舒服不?」

小吉被插得花枝乱颤,说不清话,但还是努力回复我:「恩嗯嗯额……额啊

啊啊……舒……舒服……啊啊啊……啊啊啊……」

她还没能把这句话说清,又一次高潮就已经到来。我们没有开空调,两个人

身上都是水。她高潮到来的瞬间,忽然就死死掐住我,像缺氧一样满脸通红,张

开嘴巴,一声低沉的呜咽从喉咙里响起。随即便筛盘一样抖动起来,头发也凌乱,

汗珠顺着脸颊流下,随着她沉沉砸在床上,又飞溅开来。好几滴汗珠溅在我脸上,

感觉没有什么时刻比现在更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活生生的人了。热、热得发烫,这

就是性爱!

我被她抠的生疼,不过这时候这种疼就好像调味品一样,好像就辣椒吃菜一

样,刚刚好。这回我让她高完,等了她差不多一分钟,她才从余韵中缓下来,身

体彻底软了。我问她想不想我。结果她的反应令我惊喜。她像是溺水的人从水里

被救出来一样,忽然抱住我:「想!想!好想你!」

我再次动起来,动作比较轻,跟她说两句话:「那你为什么拉黑我?」

「我没有办法……啊啊……啊……啊……」她抱住我,「我……你……你老

和我做我……我觉得没法面对……面对我男朋友……」

「没关系啊,以后你们结婚了我自己消失好不好?现在再腻歪腻歪呗?」

她摇着头,手摸索到我大腿,抚摸着我:「不要问我……不要问我……我不

想考虑这些……干我……干死我欧巴!」

她腿缠上我的腰肢,完全不顾房间的闷热,好像一条热带鱼,就是这样才舒

服。我一边擦汗,一边用最大的力气干她。这是我最简单粗暴的一次做爱,但是

却好像完全停不下来!鸡巴始终硬邦邦的,在她里面感觉好像一直在变大。我们

做着做着从床上滚了下来,在地毯上继续抽插。她不到十分钟就又高潮了一次,

然后接连高了好几次!几次高潮下来,她的气息已经软了很多,有些无力,平躺

在地上我不好使劲,便让她翻过来,从后位插入。就这样,她在地上像一只母狗

一样任我抽动,但是坚持没一会儿就伏在地上。屁股还老是往下掉。我把她膝盖

往前摆,让她蜷成一团让我操。她连连喊膝盖疼,但是我一放慢速度她就又说用

力点没事。

这样干了一会儿,我都有点累了。就又把她翻过来,放在地上干。这次插进

去她阴道就有些痉挛,抽插不一小会儿就感觉要高了。我隐隐感觉这次是一个大

的,提起精神加快速度,努力提腰让龟头刮她的G点,然后手指同时去抚摸阴蒂。

果不其然,她的叫声马上就不一样了。

「啊……唉啊……嗯嗯……啊……欧……欧巴……为什么……为什么……啊

……有点疼……宝宝……啊……下面……好胀……嗯唉……尿……尿……尿出来

了……出来了……啊……」

她就像是突然被打了什么药似的,额头的血管都变得显而易见,开始不停大

喘气。她似乎努力隐忍了一下,睁开眼睛,着急地拍着我:「停停停!停!」

我没有停,问她怎么了。

「要尿……要尿尿……」

「没事,是要潮吹了,不要憋不要憋,尿出来!」

她摇摇头,似乎在抗拒,但是说不出话来了。咬牙憋了几秒钟,就憋不住了,

马上攀升上去,不一会儿就两眼翻白,头缩起来,表情非常痛苦。我感觉她下面

也是很紧,似乎还在憋着,心里着急,更加加速抽插。突然,精关一松,顿时心

里大呼不好。可是已经拦挡不住,干脆加速射出!我努力往花心一顶,然后大喊

一声,把一管浓精全部倾斜在她身体里面!

她顿时高潮了,打了个冷战然后「额」地一声,身体绷住,眼睛翻得更厉害

了,像是触电了一样。我学着AV里面迅速抽出,果然管用,她一下子没顶住,

潮吹倾泻而出!我看着从身边划过的水流,心里大呼过瘾!小吉射了有好几下,

滋滋滋地如同喷泉,身体则失神抖动。直到水流泄尽,她才喘过一口气,抱着胸

口蜷缩起来,大口呼吸。喘了好半天才缓缓伸展开来,趴在地上:「唔……」像

是在啜泣,其实就是在撒娇吧。

「怎么了?」

「刚刚好像窒息了一样,我以为我要死了……」

我心里暗喜,这回高潮真是厉害。我就在地上抱住她,指着一地毯的水渍对

她说:「你看,遍地的水。」

我抱住她,亲着她的脸颊而耳朵。正在享受这温存时刻的时候,她忽然好像

听见了啥,惊呼道:「电话在响,你的我的?!」

我也吓了一跳,赶紧去拿电话。我一看我是有一个未接来电,娃娃打得,说

不是我的。她感觉爬到床头柜旁,从包里掏出电话,看了一眼。然后便一脸惊恐:

「我男朋友打了4个电话。」

她赶紧爬上床,让我赶紧穿衣服。我也担心他男朋友过来,忙起来穿裤子。

她把电话拨回去:「喂……」

那边男朋友可能在问她干什么。

「哦,刚刚在睡觉,手机在包里没听见。」

她把手机夹在耳边,伸手示意我把箱子拿过来。我把她箱子推过来,她一边

翻衣服一边对男朋友说:「恩,没事,就是有点不舒服,睡了一觉好多了。」

「别别,你不用过来了,我马上出门了。」

「不用接我,我认识路。」

「恩恩,先挂吧,马上过来。没事有导航呢。」

她挂了电话,拿了一条裙子开始往上穿:「快,你走吧。咱俩别一起回去,

好奇怪的。」

「我不回去,我就说有事,一会儿再过去。」

「行,」她一下子恢复干练的样子,「那你赶紧下楼吧,万一我男朋友往过

来走,撞见就不好了。」

我点点头,穿好衣服就准备出门。走到门口,我望了她一眼。她已经穿上了

短裙和衬衫,在镜子旁边梳头。

「亲一下呗?」

她白了我一眼:「快走!」

我笑了一下,她这个反应我正喜欢。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从心里涌上来——

我安心地出去,关上了门。毕竟晚上还可以见,不急于这一会儿。

坦克风暴

QQ游戏大厅2019去广告

画江湖盟主安卓版

御剑仙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