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贵妃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电话诈骗产业链大起底其分工十分精细

发布时间:2020-11-16 10:15:56 阅读: 来源:贵妃榻厂家

近年来,电话诈骗案件频发。因为骗子几天就换电话卡和手机,尽管受害者众,却很难破获。近日,福州仓山警方端掉一个13人的电话诈骗团伙。记者调查发现,电话诈骗早已产业化,每个环节都有专人负责;多用化名,极少使用网银系统,一旦案发,团伙间联系就可以迅速切断。

在披露其骗术黑幕的同时,警方坦言,对待“购车退税”、“毒品邮包”、“法院传单”等骗术,“最笨”的防范手段其实是最有效的:首先不贪小便宜,天下没有那么幸运的事情;然后打114查相关部门联系方式,一个电话打过去,真相就大白了。

诈骗团伙公司化经营

老骗子开豪车小骗子17岁当妈

仓山警方盯上这个13人团伙时,他们住在金山的一套复式套房里,月租金就要三千多元。其中老大许某36岁,开着一辆价值60多万元的豪车。但是,这伙人露了个破绽:他们经常网购手机卡,一买就是上百张,而且还是外地号码。这让警方起了疑心。

3月14日下午,警方将其全部抓获。还缴获了手机30余部和还没用的手机卡100多张。据其供称,两个月已骗了近20万,最大一笔一万多元。这伙人大多来自泉州安溪,6男7女。其中有两位17岁的嫌疑人,是被男朋友带进这行的,居然已经当上了妈妈。

分工明确业务好的可“上位”

嫌疑人小陈告诉记者,他们的工作就是打电话。上班时间很固定,从上午的8:30到中午12点,休息一个小时后,下午从1点开始到5点结束。“周末是最忙的。”小陈说,要想骗成功,忽悠很重要。很多人平时上班,只有周末才有空听他们“忽悠”。

据了解,该团伙除许某外,剩余的12人共分为A、B两组。A组8人,以车管所工作人员的身份,骗车主“国家有购车退税信息,可向税务部门查询”。留下的电话,就是B组4人的。

“他们是骗钱的主力。要把人骗到ATM机旁边,骗人说出卡上余额。然后让受害人输入所谓的‘验证码’,其实就是我们要从他卡上转走的金额。”小陈说,B组业务要求高。所以A组月薪3000元,B组则有5000元。A组的员工对业务熟悉后,常会被“提拔”到B组。更有能力的,就不领定薪了,而采取提成制,多骗多赚。

人手一本培训笔记教新人行骗

小陈表示,团体成员多是第一次出来行骗的老乡。“我们是老乡带老乡的形式,开始时,老大会给我们一个范本,范本用来教导新人如何行骗。”记者看到了一本培训笔记,上面甚至注明“口气要催促”“等退税的人排队很长,你要马上去银行”。业务关键是“安全生产”。所有的手机号、手机都是网上买的。“一部手机就使用1个月,而手机号的更换则更频繁,平均两三天就要换号码。”

小陈说,在熟悉了这个业务后,很多人就单干了。现在的老大许某以前就是在其他诈骗团伙里做,后来自己拉起了“队伍”。方法很简单,老乡带老乡,男朋友带女朋友,总之必须是自己人。

“专业化”程度高破获难度大

车主信息打包卖两毛钱一条

记者调查发现,在电话诈骗这个行当,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分工之细,“专业化”程度之高,不输于任何一个阳光产业。而分工的主要目的,是人为增加骗术复杂性,加大警方办案难度。

据警方透露,许某一伙用的车主资料,都是在网上购买的。记者昨日在网上百度“车主资料”,相关卖家很多,留的多是QQ号,广告噱头多是“全国各地都有,可以精准定制”。

记者询问何为“量身定制”,对方也很坦诚:“你用来做什么?”得到“购车退税”的答复后,对方显然是个老手,当即说明三个条件:第一,要新车,至少是半年之内。车主才会相信“退税”的说法。第二,要几万元的低端车。因为买好车的,一般很难上当。第三,要外省的,即便报警了也很难追查。

信息内容包括车子品牌、车牌号、车主姓名、身份证、电话和住址。这种信息,都是打包出售,两毛钱一条,一千条起卖。“熟客还可以打折。”

专门的取钱团伙抽6%佣金

拿到车主信息,团伙就开始行骗,成功后,取钱是不用自己动手的,一般都委托给“专业人士”,后者则抽取骗来金额的6%作为佣金。此案中,取钱团伙也是安溪人,这种业务联系在圈内广泛存在,而且多是固定的,这样比较容易建立“信任”。

许某供称,取钱团伙会备有各种银行卡,以工商、农业、中行、建设、交通、招商六家银行为主。他要向后者“租用”银行卡,一张100块。“B组”报给受害者的,就是租来的卡号。受害者汇款到这个账号,取钱团伙头目马上通知分散在全国各地的“马仔”,在ATM机把钱提走。然后存进头目的账户上,最后由头目存进许某账户。

警方透露,取钱团伙有个规矩,不能转账,不能用网银,只能在柜面存款或者在ATM机“无折无卡存款”。比如“马仔”取出钱后,必须以存款方式,存进头目账户;同样,头目也必须先提款,再存钱。

警方告诉记者,这样一来,他们即便监控许某账户,上头也只能显示支出或者存入的金额,却无法看到取钱团伙的账户信息。

于是,民警只能根据存款的时间地点信息,赶到当地,调看监控资料。“对方只要戴个帽子或墨镜,就很难比对得出来。”线索到这里又断了。

淘宝网上可买到银行卡

即便警方花力气追溯到源头账户,就是B组让受害者汇款的账户,往往会发现,账户主人是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

警方介绍,取钱团伙使用的银行卡,都是买来的,在电话诈骗产业链中,这也是一门独立赚钱的“生意”。有专门业务员在四川、湖南、贵州等边远山区,向当地居民收购身份证,让后者去办一张卡,然后花100~200元买走。

而记者发现,这种生意其实在淘宝上就能做。昨天下午,一位名为“销售银行卡”的卖家,就向记者报价,普通银行卡200元,捆绑了网银业务的则要卖500元。在这个淘宝商铺上,居然还有好评和中评。卖家说,最近风声紧,只有甘肃开户人的卡;要想找四川、贵州等地的,必须等。

至于广州、福州等地的,对方很不屑:“城里人开的卡,很容易被查到,你们敢用吗?”

索具

铆接机

铆钉批发

五金工具批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