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贵妃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些统统不是我们的人生[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53:24 阅读: 来源:贵妃榻厂家

找深度

亲爱的宝宝:

听说有人在电视里面找深度耶。我好诧异。

电视很方便,但很肤浅,在电视里面找深度,太看得起电视了,太看不起电视没出现前的文明史了。

何苦看电视找深度啊?为什么不去看书呢?

误解

亲爱的宝宝:

和你最亲的那个女生,跟我是因为电视才认识的。光凭着这一点,我就应该对电视好一点才对。

但就是因为我和她都是做电视节目的人,我们应该要比一般人更了解电视做得到的事和做不到的事。

电视只是吉普赛算命师桌上的水晶球,我们透过它看到一些别人的事,就这样。

我们看到别人踢足球,但我们自己瘫在沙发上。

我们看到有人在打仗,有的房子被火烧,但我们只有力气烦心我们的背痛和青春痘。我们关心一堆存在或不曾存在过的皇帝、大官、格格、大侠煞有介事地活着,但这些人永远不会关心我们,连看都永远不会看我们一眼。

亲爱的宝宝,电视没有那么不好,电视只是让我们误以为:好多人好多事都跟我们有关,却忘了提醒我们一声:其实那些统统不是我们的人生。

演唱会

亲爱的宝宝:

现场演唱会。

八个朋友,围着大房子里的大木头桌,吃完布丁以后,开始说每个人去过的现场演唱会。

没有人够老得赶上披头士,但有人竟然听过鲍勃·迪伦的现场,大家赞叹了一下。

另外几个人讲起自己哭得最凶的演唱会,都不是很有名的。妮塔说起她在纽约一个荒废剧院里听的那场演唱会,她感动的不是主角,而是半途以神秘嘉宾身份现身的、当时一个刚从勒戒中心放出来、因为遗传白化症而披着满头白发的年轻女歌手。

芮塔则说起一个喜欢单脚站立整场演唱会、疯狂吹笛的吹笛手。

“他们都只有名那几年,后来就没什么人知道了,有名大概也不是太吸引他们的事吧。”她们说。

我参加过的演唱会,全场最多人的大概六万人,最少的大概80人。每次我都好感动、好高兴。我喜欢看几万个人接力的、把手上喷火花的火花棒一个接一个地散布到全场都是。

我喜欢在场里挤满快让人窒息的热情的时候,抽空抬头看天上的星星。我也喜欢在小酒馆里看有的人醉着、有的人吻着,听着自己也醉了的满头白发的歌手,在唱我怎么听都还是会流眼泪的歌。

宝宝,我为什么一直对电视很有戒心?是因为电视老是让你以为,你听过那个歌了,但其实你没听过;老是让你以为你看过那个人了,但其实你没看过;老是让你以为你知道灾难与死亡了,但其实你不知道。

亲爱的宝宝,将来如果有你喜欢的歌手,你要想办法去听他的现场演唱会,去跟其他和你一样喜欢他的人在一起。你不知道那个歌手会有名多久,你也不知道他会愿意活多久。你只能趁他还在的时候,让他变成你回忆的一部分。

有些人的生命没有风景,是因为他只在别人造好的、最方便的水管里流过来流过去。你不要理那些水管,你要真的流经一个又一个风景,你才会是一条河。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