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贵妃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未经检疫活鸭流入长沙检疫员为两包烟开虚假证明【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1:15:52 阅读: 来源:贵妃榻厂家

4月26日凌晨,长沙水渡河农产品市场,执法人员对问题活鸭进行检查。

4月26日凌晨,长沙水渡河农产品市场,执法人员核查货车司机提供的资料。组图/本报记者

5月3日,衡阳县西渡镇百福村,对于问题活鸭和检疫证一事,丁小伟摸不着头脑,身后是他的养殖场,饲养的鸭子还没开始卖。

近段时间,长沙市场上多了一种“越南鸭”。它比本地鸭轻,赚的钱也比本地鸭多,成了商户们的“抢手货”。不过有知情人举报,称这些鸭都没有经过检疫。

一调查,发现这些鸭都有动物检疫合格证明,蹊跷的是,这辆从广西发车的货车,检疫证明上写的启运地点却是衡阳县一家养殖场,而运货车又是广西牌照。

这是怎么回事?记者调查得知,衡阳县动物卫生监督所一名检疫员以养殖场的名义,给人开了9份检疫证。该检疫员称,每次自己都会将开好的检疫证送到高速口,得到的回报是“两包蓝芙蓉王”,但他否认“收过钱”。

近段时间,在长沙水渡河农产品市场,商户们都在卖一种“越南鸭”,宣称是从越南走私入境的活鸭。这种鸭去毛除内脏后约2斤重,比较符合饭店的需求。商户称一天能卖两三百只,比本地鸭还俏。有知情人向潇湘晨报举报称,这些活鸭来源存在问题,未经检验检疫,存在较大安全隐患。

近日记者调查发现,流入市场的“越南鸭”有《动物检疫合格证明》,但蹊跷的是,运送货车明明从外省发车,启运地点登记的却是衡阳县。经进一步追查发现,活鸭从广西装车,途经衡阳县时,当地一名动物检疫员开具虚假检疫证并送至高速口。仅今年,这名检疫员以当地一家养殖场的名义虚开9份检疫证,2.34万只未经检验检疫的活鸭流入长沙、株洲和邵阳等地销售,其中流入水渡河农产品市场的就有1.54万只。

目前,长沙市、衡阳县两地有关部门正对此事展开进一步调查处理。

长沙市

水渡河农产品市场

暗访

“进市场很快脱销,不愁没人买”

4月20日凌晨1点多,长沙水渡河农产品市场,一辆桂K牌照的大货车停在水产畜禽区入口处准备卸货,车上装着数千只活鸭。很快,这些鸭子被分送至市场多个门店。

记者以饭店采购员的身份走访市场,多家商户称刚卸货的就是“越南鸭”,而市场内卖的基本都是这种鸭。“越南鸭”一只重两斤多,带毛批发价为17元/斤,去毛的白条鸭20元/斤,本地鸭价格相对少一块左右。商户们介绍,本地鸭一只三四斤重,肚子里大多有蛋,无论是他们进货还是饭店买回去,不划算。因此,两斤多的“越南鸭”很走俏。“饭店一般按两斤一份卖,一只“越南鸭”去毛除内脏后差不多两斤。”商户肖先生说,两种鸭没什么区别,只是本地鸭重些,进货成本相对高一点。

5月6日,记者表明身份电话采访肖先生,考虑到市场已禁止销售“越南鸭”,他才透露这种活鸭抢手的另一个原因,“这是行内人士才懂的套路。”肖先生说,越南物价便宜,走私过来的活鸭成本很低,拿到国内销售是暴利,“加上路途远,几天没进食的活鸭运到市场,卖之前不停喂饲料,每只增重一二两,加上卖鸭毛的钱,扣除人工费,一天卖两三百只就能赚五六百块钱。而本地鸭一两个小时就运到了,基本不怎么进食。”据介绍,市场里卖鸭子的商户只有十家左右,“只要‘越南鸭’进市场,很快脱销,不愁没人买。”

对于走私鸭的来源问题,肖先生称不用担心。“每车活鸭都有动物检疫合格证明。”肖先生说。

查处

检疫证是真,但信息与事实不符

这些“越南鸭”有没有经过检验检疫?记者对此进行了蹲守调查。

4月25日,知情人发来信息,称当晚会到一车“越南鸭”,记者立即将情况反映给长沙市动物卫生监督所、长沙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长沙县食品药品工商质量监督管理局和长沙县行政执法局。当晚,执法人员赶到水渡河农产品市场内蹲守。

4月26日凌晨,一辆桂K牌照的红色大货车驶入市场,里面装满了一笼笼的活鸭。确认拖运的是“越南鸭”后,执法人员上前检查。货车司机从驾驶室拿出一张“动物检疫合格证明”。蹊跷的是,经执法人员核查,这张检疫证是真的,上面写着启运地点为衡阳县西渡镇百福村丁小伟养殖场,到达地点为长沙县水渡河家禽批发市场,运送活鸭共3100只。经查询,纸质检疫证内容与系统所登记的一致。广西玉林牌照的货车从衡阳运送活鸭来长沙,这一细节引起执法人员注意。再三询问后得知,整车活鸭从广西玉林市装车发车,启运地点并非检疫证上的衡阳县,提供的检疫证存在问题。

“没检疫证绝对不让进场。”对于此事,水渡河农产品市场水产畜禽区市管员说,市场方将加强管理,禁止销售来源不明的“越南鸭”,对于存在问题的检疫证会及时反馈给相关部门。

衡阳县

丁小伟养殖场

追踪

养的鸭子在下蛋,还没卖出去

5月3日,记者来到衡阳市衡阳县西渡镇百福村,找到上述检疫证上的“丁小伟养殖场”。见到养殖户丁小伟时,他正从农田放完鸭子回家,房屋左前方就是他的鸭棚,约300平米,看上去有些简陋。

丁小伟今年47岁,自称没读过书,办养殖场养鸭子有20年了,但从未听过所谓的“越南鸭”,放养在外的鸭子是去年5月采购的本地鸭苗,一直饲养至今。“还在下蛋,现在卖了划不来。”丁小伟说,全村就他一家养鸭场,也没有外地老板来买过活鸭,饲养的鸭子一般就卖给衡阳、祁东本地的鸭贩子,再到各个集镇销售。因为不销往外地,所以没办过检疫证。为证实自己的说法,丁小伟带记者进屋,指着墙角堆好的一框框鸭蛋说,“一天就要产200多斤鸭蛋,三天卖一次。”

记者向丁小伟出示了上述检疫证,他看过后说,“才养2000多只鸭子,还在下蛋,没卖出去一只。”不过,检疫证上写着的兽医名字,他倒认识,“万先忠是镇上负责给动物打疫苗的。”

回应

严肃处理相关人员,加强管理

3日下午3点,衡阳县西渡镇动物防检服务站,一楼宣传栏公示显示,万先忠是动物检疫员,防疫包村有四个,其中就包括丁小伟所在的百福村。记者说明来意后,衡阳县动物卫生监督所负责人、该站谭站长及万先忠先后赶到所里。

“丁小伟养殖场的鸭子检疫过没?”“检疫了”,记者随后连续发问,“开了几张检疫证?”“有那么多鸭子吗?”“证有没有问题?”在多位负责人在场的情况下,万先忠肯定地说,运到长沙水渡河农产品市场的活鸭产自丁小伟养殖场,他开出七八张检疫证,共有一万多只活鸭,都是经过现场检验检疫的,“合格证都没有问题”。

记者指出活鸭系从广西运到长沙,万先忠回应称“属于拼车,部分活鸭产自丁小伟养殖场。”见其不承认,记者如实反馈丁小伟养殖场的实际情况,万先忠才承认违规,称这些鸭子并非产自衡阳县,而是从广西运来的,他在朋友的请求下以丁小伟养殖场的名义开具虚假检疫证明,待运货车辆途经衡邵高速公路衡阳西渡收费站时,他会将开好的检疫证送到高速口,每次得到的回报是“两包蓝芙蓉王”,但他一再否认“收过钱”。

“朋友和我说装的都是好鸭,打过疫苗,但没说从越南走私来的。”对于万先忠的说辞,谭站长称,“这不符合程序,检疫工作没到位,一旦发生疫情后果不堪设想”,他对万先忠的行为提出批评,并表示会尽快将这一违规行为上报衡阳县畜牧水产局。

在衡阳县动物卫生监督所,相关负责人登录“湖南省动物卫生监督信息平台”,在电子出证实时记录查询一栏中搜索:“官方兽医万先忠”,结果显示经他签发的《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动物B证)共有2347条记录,仅今年以来,他以“丁小伟养殖场”的名义替4人虚假开具9份检疫证,2.34万只未经检验检疫的活鸭流入长沙、株洲和邵阳等地销售。

衡阳县畜牧水产局副局长刘国军说,局里首先会吊销万先忠的检疫员资质,接下来会查清事实,严肃处理相关人员,对此事举一反三,加强检疫员队伍的管理,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说法

检疫员涉嫌徇私舞弊罪

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刘明律师说,《动物防疫法》规定,对未经现场检疫或检疫不合格的动物出具检疫证明,由本级人民政府或者兽医主管部门责令改正,通报批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刑法》规定,动植物检疫机关的检疫人员徇私舞弊,伪造检疫结果的,处五年以下有其徒刑或者拘役;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其徒刑。检疫员严重不负责任,对应当检疫的检疫物不检疫,或延误检疫出证、错误出证,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其徒刑或者拘役。

“动物检疫员本应依法履行职责,为群众严把食品安全关,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本应检疫的动物未进行检验即出具检验结果,其行为已涉嫌构成动植物检疫徇私舞弊罪。”刘明说,检疫员为徇私情、私利,采取伪造、变造的手段对检疫的单证、印章和标志等作虚假的证明或出具不真实的结论应予立案。

潇湘晨报记者长沙、衡阳报道

天魔录bt版

武林奇侠

西游七十二变bt版

相关阅读